尋花

要成功尋花,必先學會問柳。

我對於這個生活了近四年的國家,其實一點都不熟悉。最初不願意周圍探訪,是出於心底裡的一點反抗,我就是不喜歡這裡。後來的,就是懶開就懶下去。朋友慕名要來,問我意見,其實我懂這地方的比他們少。我本來對於很有規劃的東西或事情,都不甚了了,總覺得不近人情。好似香港那樣,亂亂地,咪幾好。這裡很出名的花展,我從來都沒去過。花就花,草是草,生在路邊,長人家的花園,或者佈滿一個野林,已是夠美的了。

本來今日是假期,該是做回香港前的最後收拾(不是我的行李,是我們的房子),但最後看人家入花叢,又唔抵得,及時問柳。一早起床,擦了浴室,出發去尋花。那是Rotterdam南部的一個島,不及北部的花田出名,所以人不多,也免費。本來我們也不抱期望,一個城市大不大,小不小,要找對花地,也得靠點不由人的緣份。沒想到,花田真是隨處都有,甚至可以踏入花兒當中。小米說,南部暖,這裡的花開得比北部的早,現在已是後期。很多花瓣零散在田間,多可惜,還未及找到住好人家,就塵歸塵,土歸土去了。別家的得失榮枯,都與她們無尤了。小米說,這些花不賣的,值錢的是泥土下的flower bulb。噢。

1

2

2

4

其實花,多美也好,沒有人我還是覺得爭啲。我不多喜歡,也不太懂得,拍純風景照。我喜歡有人,認識的當然好,不認識的也好,人也不一定要在焦點中。總之人對了,事情就對了。

入花叢之行只有匆匆兩小時,回程路上還看到很多不同顏色的花田,奈何下午得趕回小米父母家預慶母親節,事關我,又著草般地回香港了。下年啦,小米說。只要他父母家花園的鬱金香開了,我們就可以起行了。

未有消息

朋友捎來一話,你個肚有消息未,讓我幾次想起都笑出淚來。

這問法很可愛,你不急她急你的那種親密。我沒耐性但也不心急,有兒有女當然是福氣,沒有的也沒辦法。現在的我還很容易說出這些話,不帶半點酸,真的。我想首要是我覺得自己還有時間,二來朋友的孩子也夠我樂透,有孩子相伴的喜,卻省了換尿片夜半餵奶等苦差。何樂不為?

孩子一下子會走會跑,大人說話他也吱吱喳喳來搭嗲。有一天,他開口叫我姨姨,我真是暈咗都似。

1

2

3

The making of

那天我計畫好了,去和多明照相。要他坐在小毛毯上,很好奇地看、嗅、摸,或者咬,這禮物。

最後是,老娘用了一個早上包好的禮物,他眼尾也不𣈴一下。

1

我叫他坐在毛毛地毯上,他彩我都傻。還爬得,有眼見啦,咁快。

2

得閒,大爺又要飲下水,

3

食下餅。咬呀,衰得佢呀!

4

食飽飲醉後,當然要活動下。

5

玩下伏哩哩。

6

就是這樣,玩到老娘同他阿媽也謝了。

和孩子拍照,原來真是不可以計畫的。我本來是有點擔心,怕要讓朋友失望。回家戰戰兢兢看相片,咦,又得喎。孩子或者不會跟著大人給他安排的路來走,他不依規距,喜歡中途繞一點路,想看多一點風景,要多一些FUN。但到最後,他也還是老媽子一直想他做的那個善良可愛的孩子。這個結果,好像是計畫中的,又好像不是計畫中的,好奇妙。所以我記下,將來有幸做人父母,要記得別慌,別亂,定啲黎,相信自己的孩子*。

7

8

*講係咁講啦,當了媽的,個個都操心操到上了癮一般,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