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市集

我其實一點興趣都沒有,不過父子想去,我從他們願。

聖誕市集的繁華景象我沒多少印象,我只記得他跑得很好看,他東張西望的很好看,他連喝水也很好看。

廣告

以為今天又是風大雪大,把一整周的活動取消。一早起來竟慢慢見陽光,母子決定整裝出發,到城內一個室內商場逛逛,看聖誕裝飾和搜購禮物。然後趁早餐還有兩分鐘結束,趕及吃個老麥豬柳蛋及熱香餅做午餐。他已經長成能陪我逛街吃飯的伴了。

現在一起去午睡。

小孩都懂

他午睡的時間就是我做事情的時候,我沒有打掃煮飯,不是玩電話看電視就是在縫紉。

朋友給了我一塊布,不大不小,不想辜負了那塊布,於是沒多想就動手做了一件背心給小孩。他的小背心都是外婆在他出生時買的,老人說起床要披件背心,不然會著涼。也只有外婆才會惦記這些,現在都太小了。

我才剪了一刀布,他就醒了!我繼續做,他自己玩。可能真的因為心中有愛,於是耐性加倍,慢慢車,三個小時,小背心做好。

晚上他抱著小背心,躺在沙發上,笑咪咪說,靚靚,靚靚。

媽媽的心情更靚。

小孩不小

午睡後,小孩在房裡玩消防車,我在一旁看著。他說,媽媽走,落去。我問你真不用我陪你嗎。他說,落去,關門。(他這樣說話不是刻薄,而是他還不會說完整句子啦)

我在門外等了會兒,裡面鴉雀無聲,我以為他一定在做什麼「違法」的事。從門縫偷偷看著,沒事還在玩。

於是我落去廳,享受了兩個小時寧靜的時間,直到爸爸回來。

母與子,都需要獨處的時間,偶爾分開,做自己喜歡的事。阿發有樣好,他會和自己玩。

米素的父母昨天看了一組房子,立馬就下訂買了。這意味著他們要把現在的房子賣了,來年五月前搬到新家。

我才想,哎那阿發明年夏天不能在他們家的花園跑來跑去摘花了,我們以後不能在他們家頂樓想像年輕的米素了。想著想著好傷感。那房子他們結婚時買的,住了將近四十年,養了一個孩子。怎麼捨得?

現在的房子對兩個老人來說太大了,上落樓梯收拾地方也老實說十分費勁。而他爸擔心萬一他們倆有一個突然大病了,或是先去了,這大房子會成為留下的人的負擔。米素說,起碼他們現在能一起選新的家,還有時間在新家建立很多美好的回憶,而不是事情發生了才匆忙賣房買房。

是的,怎麼捨不得?人到了老年,要放下的是所有,要不捨的多的是,而房子其實其中一個身外物而已。

話雖如此,我跟米素說咱們如果會換一個房子,我希望那是個可以讓我們終老的地方。我實在很怕分離,即使是身外之物,所以常提醒自己一切從簡,沒提起就不用放下。

雨困愁城

母子倆沒出門也惹了一身重感冒。阿發鼻子前總是有一片乾了的鼻涕,我以前看到別的小孩有總想啥時候我阿發也這樣,流著兩行鼻涕往手袖一抹又在沙地上打滾,多可愛啊!

近來母親心事重,於是對著一大一小,能忽悠就忽悠過去。我一直也是大姐姐,朋友們視我如明燈,會傾訴心事,會尋求意見。現在我的形象完全癲覆了,同一番話我說了就是聽了算了,別人說了就認了真了。本來沒事,我也樂得清閒,只是不斷被質疑我也是煩了。

一年將盡,十一月又快老一年了。我說人生苦短,該執著執著,該放下放下,該改變改變。

又,昨晚作了一個可怕的夢,夢見和祖、苗還有她妹妹,和其他中學同學和老師一起去吃自助餐,我們遲到了多個小時,一到步看到平素總是和顏悅色的苗一臉黑。我去拿了一片叉燒回來,看到老師們埋頭在吃。我問,其他人呢。他們說,吃了一點就走了等太久了。那有人去吃自助餐只吃一點點就走了,我正納悶。祖來說,不如一起出去走走。也好。我們圍著從前中學走了一圈,正是夜寒風細,更深人靜。我問嘿那自助餐有時限不。他說不曉得。回去吧。我們一起過了馬路,餐廳就在前面,我還沒到,已經醒了!

就是說我連一片叉燒也沒吃就醒了!誰會在自助晚餐開吃時叫人出去走走?這筆帳我算在祖的頭上了!

今天好很多了

無錯,就是打完那篇好天氣,我就一直病到今天。病到有很多時候,我真心求上面那個誰,take me吧啦。不過不重要,因為今天好很多了。一早去驗血,該會大步攬過的。大人身體不爽,本來已經沒多少的耐性更加透支了。小孩其實沒什麼,只是覺得比平日討厭多了,我真是有衝動叫小米辭了那份死人工留在家帶孩子算了。不過真的都不重要,因為我今日好很多了。

才兩周,阿發已經由吃一兩口水果茸變成家陣又魚又肉了。坐在椅子上也很穩當,不再左右搖擺。還未會爬,但會用碌的方法從playmat的一端碌到另一端,很多時候出了界,只等他個頭落在磚地上的巨響我才發覺,真正是睇少眼都唔得。我發覺我很喜歡做嬰兒食物,我會樣樣買少少,一早起來看心情執不同的東西做給他吃。我覺得這樣很好玩,每次做一天的份量,當然前提是有時間。

阿發出生的第一個月,基本上只有吃拉哭和少少睡,其中哭佔了大部分,也因為這樣我得了產後抑鬱,看了一陣子心理醫生吃了藥,等到媽子來支援一切才慢慢好起來。那時候,迫不得已給他吃奶咀。在給與不給之間爭扎了很多,終於決定給了,才發現人家根本不要,後來算是肯在沒有辦法的時候吃一陣*。到媽子回港後,阿發日頭肯吃一會兒奶咀午睡。當初給了,是為了解決當下的問題。我也明白他日要戒又是一輪挑戰。我以為是這樣。沒想到阿發近來已經不唬奶咀,就連午睡時也不願意吃。所以呢,真是不用想太多,孩子有自己的計劃,我們的確不用白操多餘的心**。

IMG_6638

事有很多,話還未盡,但是阿發已經醒了。

*例如在車上不能抱又哭又鬧的時候。

**講係咁講啦~

 

天氣很好

真正是萬里無雲,雖然氣溫在零下,但沒有風,所以很怡人。

一早收到阿媛來訊,今日有乜搞。我們就裝身準備,等十二時,多明放學了,帶上一明和阿發,一起去散步,吃牛角包,喝蕃茄湯,然後去兒童農莊探朋友。是的,多明上Group 1了。是的,我明明記得他還是個BB。多明真是很乖巧,總之我一直都喜歡他。我常想,阿媛真是修了幾生的福氣呀。

阿發今天也不錯,一邊走一邊睡,醒來時可以和我們一起坐著吃午餐,無聊時自己咦咦哦哦,他個人常常都好勞氣的,所以阿媽叫他維園阿發。回家時才下午三時,家裡給陽光晒得暖和暖和,阿發又睡了。今晚的晚餐也有著落了,於是我也跟著迷迷糊糊。

IMG_6008

大小麻煩

阿發從來都不拒絕食物,直到昨晚⋯⋯

這裡的孩子一出生就要吃維他命D(應該是因為不夠陽光),液體來的,每天十滴,用小匙食,所以阿發出生打後都已經會用小匙進食。四個月打後,健康院已叫要加米糊入他的餐單,五個月就可以吃水果茸,就來六個月快可以吃蔬菜了。對我來說最初是難以接受,一來是很多書都說是六個月打後才吃副食品,再者是我覺得自己一下子沒那麼重要,從前他是徹徹底底的依靠我的嘛。

只要在小匙內,阿發什麼都吃。蘋果,香蕉,牛油果,蜜瓜,甚至連應該是一歲打後才吃的橙也吃了。昨晚我突然想吃西瓜,剛好超市有迷你西瓜,而且特價。於是飯後我和小米分著來吃,皮薄涵靚。阿發眼金金的盯著,我就給他一小小粒,沒想到一入口他就喇埋口面*,再給他一口時他竟然頻頻搖頭!阿發第一次拒絕食物,竟然是西瓜。這世上竟然有人不喜歡吃西瓜,我也是當下才相信。

今天一早打發他兩父子到爺爺奶奶家,因為他們在家我就閒不下來,我要有點清靜時間準備妹子五月的婚禮。才想起,哎,今日又是情人節,又是人日,我竟然自己讓自己孤單,於是不到兩小時把他們叫回來,等陣出去買東西,今晚打邊爐。

20160214 My valentines日

*平時吃東西他也常常喇埋口面,但其實心底不知幾歡喜,一口接一口,連碗底都不放過。

P.S., 小米的頭髮也該剪了,但他堅持過了正月十五才剪,說好意頭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