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困愁城

母子倆沒出門也惹了一身重感冒。阿發鼻子前總是有一片乾了的鼻涕,我以前看到別的小孩有總想啥時候我阿發也這樣,流著兩行鼻涕往手袖一抹又在沙地上打滾,多可愛啊!

近來母親心事重,於是對著一大一小,能忽悠就忽悠過去。我一直也是大姐姐,朋友們視我如明燈,會傾訴心事,會尋求意見。現在我的形象完全癲覆了,同一番話我說了就是聽了算了,別人說了就認了真了。本來沒事,我也樂得清閒,只是不斷被質疑我也是煩了。

一年將盡,十一月又快老一年了。我說人生苦短,該執著執著,該放下放下,該改變改變。

又,昨晚作了一個可怕的夢,夢見和祖、苗還有她妹妹,和其他中學同學和老師一起去吃自助餐,我們遲到了多個小時,一到步看到平素總是和顏悅色的苗一臉黑。我去拿了一片叉燒回來,看到老師們埋頭在吃。我問,其他人呢。他們說,吃了一點就走了等太久了。那有人去吃自助餐只吃一點點就走了,我正納悶。祖來說,不如一起出去走走。也好。我們圍著從前中學走了一圈,正是夜寒風細,更深人靜。我問嘿那自助餐有時限不。他說不曉得。回去吧。我們一起過了馬路,餐廳就在前面,我還沒到,已經醒了!

就是說我連一片叉燒也沒吃就醒了!誰會在自助晚餐開吃時叫人出去走走?這筆帳我算在祖的頭上了!

廣告

今天好很多了

無錯,就是打完那篇好天氣,我就一直病到今天。病到有很多時候,我真心求上面那個誰,take me吧啦。不過不重要,因為今天好很多了。一早去驗血,該會大步攬過的。大人身體不爽,本來已經沒多少的耐性更加透支了。小孩其實沒什麼,只是覺得比平日討厭多了,我真是有衝動叫小米辭了那份死人工留在家帶孩子算了。不過真的都不重要,因為我今日好很多了。

才兩周,阿發已經由吃一兩口水果茸變成家陣又魚又肉了。坐在椅子上也很穩當,不再左右搖擺。還未會爬,但會用碌的方法從playmat的一端碌到另一端,很多時候出了界,只等他個頭落在磚地上的巨響我才發覺,真正是睇少眼都唔得。我發覺我很喜歡做嬰兒食物,我會樣樣買少少,一早起來看心情執不同的東西做給他吃。我覺得這樣很好玩,每次做一天的份量,當然前提是有時間。

阿發出生的第一個月,基本上只有吃拉哭和少少睡,其中哭佔了大部分,也因為這樣我得了產後抑鬱,看了一陣子心理醫生吃了藥,等到媽子來支援一切才慢慢好起來。那時候,迫不得已給他吃奶咀。在給與不給之間爭扎了很多,終於決定給了,才發現人家根本不要,後來算是肯在沒有辦法的時候吃一陣*。到媽子回港後,阿發日頭肯吃一會兒奶咀午睡。當初給了,是為了解決當下的問題。我也明白他日要戒又是一輪挑戰。我以為是這樣。沒想到阿發近來已經不唬奶咀,就連午睡時也不願意吃。所以呢,真是不用想太多,孩子有自己的計劃,我們的確不用白操多餘的心**。

IMG_6638

事有很多,話還未盡,但是阿發已經醒了。

*例如在車上不能抱又哭又鬧的時候。

**講係咁講啦~

 

大小麻煩

阿發從來都不拒絕食物,直到昨晚⋯⋯

這裡的孩子一出生就要吃維他命D(應該是因為不夠陽光),液體來的,每天十滴,用小匙食,所以阿發出生打後都已經會用小匙進食。四個月打後,健康院已叫要加米糊入他的餐單,五個月就可以吃水果茸,就來六個月快可以吃蔬菜了。對我來說最初是難以接受,一來是很多書都說是六個月打後才吃副食品,再者是我覺得自己一下子沒那麼重要,從前他是徹徹底底的依靠我的嘛。

只要在小匙內,阿發什麼都吃。蘋果,香蕉,牛油果,蜜瓜,甚至連應該是一歲打後才吃的橙也吃了。昨晚我突然想吃西瓜,剛好超市有迷你西瓜,而且特價。於是飯後我和小米分著來吃,皮薄涵靚。阿發眼金金的盯著,我就給他一小小粒,沒想到一入口他就喇埋口面*,再給他一口時他竟然頻頻搖頭!阿發第一次拒絕食物,竟然是西瓜。這世上竟然有人不喜歡吃西瓜,我也是當下才相信。

今天一早打發他兩父子到爺爺奶奶家,因為他們在家我就閒不下來,我要有點清靜時間準備妹子五月的婚禮。才想起,哎,今日又是情人節,又是人日,我竟然自己讓自己孤單,於是不到兩小時把他們叫回來,等陣出去買東西,今晚打邊爐。

20160214 My valentines日

*平時吃東西他也常常喇埋口面,但其實心底不知幾歡喜,一口接一口,連碗底都不放過。

P.S., 小米的頭髮也該剪了,但他堅持過了正月十五才剪,說好意頭喎。

成家

剛搬來這裡的時候,這房子真是一片頹垣敗瓦,好像停留在半世紀前的某一個時空裡一樣。我們從頭到尾自己裝修了一遍,可以自己動手的,都自己來。我也沒想到,剛來到的半年都在裝修和擔泥中度過,成家,大概就是這個過程。買房子的時候,我最大的考量是便宜和盡快搬出他父母的家。這房子由半世紀前的光景到現在,我叫它做家,打從心裡是有點自豪的。這個地區的名聲不好,是全荷最窮的,也原來有一成的文盲率。朋友們都叫我搬,不為自己也要為孩子的將來著想。我當然也明白,但你叫我怎捨得離開這裡?

那個周日,又是熱力迫人。我們在花園,左右三四個人家,就這樣談起來。說聽見我房子裡有孩子的哭聲,嚇了一跳,不該這麼快來。原來,兩邊的鄰居,左邊一個中年的女士,常常和青春期女兒鬧別扭,右邊一個見我們都大叫哈囉哈囉的快三歲女娃,都是八月廿四日生日的。而她的小弟弟,大概也在小小米出生後一個月會到來。這樣下來,我又更捨不得搬了。英雄莫問出處,我近來常常這樣安慰自己。這國家實在很小,就算由我家到首都去上學或者工作,也不過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於是今日再去心儀的廚房公司談細節。廚房,是這房子我們唯一沒有碰過的地方。那時候我們說,三年吧,三年後就換。到目下,都將近六年了。我知道對小米來說,換不換於他並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他知道我一直想要一個新廚房,所以換廚房這件事上,家人朋友幾乎是一面倒的反對,就連我也常常動搖,只有他,立場堅定。快樂的媽媽是一個家的根本,他說。

離開廚房公司,我見到中國超市有新鮮豆腐花,說買給他吃。他說好,他喜歡。我問他在哪吃過。他說,在香港行山時,在深山野嶺總有個阿婆在賣豆腐花。想著又是,好神秘。

P.S., 雖說那廚房我愛得要死,但還是會等到生產後才決定,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歲月靜好

我常說和雙魚不合,原來不合不合也待了這麼些年。我問他,除了你父母,你和別的人一起生活這麼久過嗎。他說沒有。我也沒有。想想,也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一起生活將近八年,結婚原來也五年了。

去年這個時候,我本來不想去意大利的,我想是,結婚五年十年這些大日子才去吧。現在想來,幸好去年去了。今年,就算出去吃個飯,我也覺得累人。每到這麼一個要慶祝的日子之前,我都會很鄭重的提他不能買東西,我對那些禮物驚喜一點都不在乎*。這些年來,他也習慣了,我也不會送他什麼。

雖然我們不製造驚喜,他其實還是個很浪漫的雙魚,就是那種,同事請他吃糖,會留一顆帶回來給我的那種。上周有一天,朋友突然留下來吃飯,我把家裡能弄的東西都掏出來弄。第二天早上,他就是吃了沒夾餡的面包片,帶了沒有餡的面包片做午餐,也一定會把最後的那片芝士和火腿留給我。他也知道我其實很少會吃,但他總是說,萬一想吃呢。

胎盤前置沒有好轉,如無意外,小小米會在八月廿四剖腹生產。日子是醫生提議的,在三十九周多幾天,本來的預產期是八月廿八。一般刮腹生產都會早點進行,但醫生說孩子還有空間,不急。我們都說好,我想不管孩子在哪天出生,那天都會是好日子。回家路上心裡算著,哎,是處女仔耶。哎,我跟處女不合啊!

IMG_6099

*重點還是,他的錢是我的錢。

眼界大開

我想我這一生,都和好好睡覺結不上緣,才剛剛解決了肚子癢到發瘋的情況,就來了咳嗽。由最初的晚上咳幾聲,到晚上要坐著睡,到上周末,用盡了生命去咳。中間我打了一次電話找家庭醫生,他提議我用thyme syrup,我立即去買了,好像有好一點。然後,在用了大半樽藥水以後,開始沒有改善,而且咳得更嚴重。我又想,這樣大量的用一種香草成嗎。於是上網找找看,大部分的英文網頁都說不行(!),thyme大量用會引起子宮收縮,致早產。

周日,我實在咳到不行,再打去找周末當值的家庭醫生。接電話的護士說我懷孕還是先見見醫生才說,約了時間即日去。還不到十分鐘,那醫生打來說,她什麼也幫不上我,叫我別去。我問到底thyme syrup可以不。她說她不知道,還叫我自己上網查查!從來,是從來,沒有聽過專業人士教病人上網查查的說法,小朋友都知網上很多不可靠的資訊,有事還是找專業的。如果我問一個皮膚科醫生,thyme syrup對孕婦的影響,他說要查查,我理解。但他們是家庭醫生,這些東西就是一般家庭裡常用的東西呀!他們的工作到底是什麼,他們究竟是怎樣畢業的。我真是好迷網。小米堅持要去給她看看,我氣上心頭,說一定不去!

最後,大城的兒科醫院收了我。如果我有個女兒,我會以它命名。當然他們是先照顧腹中孩子,確保了他一切無恙才輪到我。仔細地看了我的肺部和喉嚨,說再咳下去,肋骨都要斷了。給了我一張藥單,說別上網查,因為藥一定都傷人的,但他們計算過用量,這份量沒大礙。再過一周回去,再看看。

回到小鎮的周末藥房已是黃昏,我們去取藥,竟然說要收50歐的周末使用藥房費用!才知道,在這個國家如果在周末和晚上發病的都是該死的,每月付了大量的醫療保險費,有病時醫生說她不知道不能幫叫我上網自己查查。反正都咳到這份上,我不爭在忍多一天,就等到周一早上才去取藥。

我的懷孕過程都是舒服得不似真實,沒嘔沒吐沒腫,行得跑得,口味沒改,體重也沒長多少。快八個月,還能出門幫朋友拍照,獨自準備大食會,家裡大掃除洗衣服熨衣服組裝櫃子,每晚豐富晚餐,連碗都洗埋,只是不能自己剪腳甲。現在到後期,有一點挑戰,還是要的,為母則強,我才不怕。

買包

清晨我醒來,覺得有點餓,突然很想吃我們在巴黎最後那天早上,在家樂福買的那條法包。那時四個人在車子上,每人一小塊,無花果醬輪著來沾。我覺得,光是那法包已是人間美味。妹子的男友還是很講究,即使在小車子裡手腳不方便,還是要牛油和果醬。最慘又真是好好吃,於是我們都不怕麻煩。一邊輪,一邊吃,一邊駕車回家。

那我們去買那法包吧,小米說。最近我們的家樂福在比利時,於是我們踢開被子就起行,個多小時後到了比利時,捧了兩條法包,回家去,想著今晚做點好的,來襯它們。

IMG_5358

都是那個醫生讓我們有個Good Weekend呀,他說。

我想,姊妹一般對對方的男友老公都很有保留。起碼在我和妹子的立場來說,我們都不喜歡對方曾經(和現在)的男伴,總覺得他們不懷好意,他們不夠好,有些甚至是痛恨,即使他們其實沒什過什麼對不起我們的事。妹子在荷蘭的那段日子,她和小米也是常常互相取笑對方。我的睡眠一向不好,但在小米的車子上卻很能睡,有時候,他知道我睡不好,就會一早叫我起來,我們出趟遠門,來回四個多小時的車程,也沒什麼目的地,就是讓我可以睡一下。你個個男朋友都衰㗎喇,呢個好少少咁啦,這是妹子對小米的評價。對於她就來結婚那個,我也這麼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