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之了

我們是懶到不行的人,是那種做少少事就想得到別人歌功頌德的人。

今日,清理了前門的沙。那堆沙是去年用來鋪花園剩下來的,無錯,就在門前放了一年。下午已經覺得自己超額完成,盡情坐在廳中休息吃薯片飲啤酒,不斷對對方說,喂我們的花園像樣了,你開心嗎,你興奮嗎。咱們要嘛不做,一做,不得了。今晚該要好好慶祝一下。

其實,只不過修剪了花園的草。真的,多點都無。

好啦,慶祝就慶祝。上星期超市的蔥買一送一,師奶當然無執輸。蔥放在水裡養著,但慢慢也謝了黃了。靈機一觸,就做個韓式煎餅,可以一次過用一大把蔥,加了蝦,魷魚和三色椒。太貪心,搞到部分樣餡分離。炒了個很多菜的韓式粉絲,燒了個牛肉。天氣炎熱(這炎字,真是真是好難得才用上),所有鄰居都在花園燒烤,咱們不趁墟,留在室內吃飯,看《布達佩斯大酒店》。

IMG_9216

希望晚上來點雨。

愛情故事

雖然說時間不是問題,但感情卻還是需要累積的。

飯後我們看,北京愛情故事,很多個細節都可以看到自己,曾經,現在和將來。我們一起看,躺在沙發裡,牽著手,由始至終,一同笑,一起默默流淚。我是一個在最親的人面前流淚也會害羞的人,今天卻決定讓自己自由地哭出聲。可是我們都不是不快樂,是太快樂,所以害怕。

好夢

昨晚一覺睡到今早天光,不單是好睡,還有好夢。夢見我在lecture hall裡面做了個湯飯做午餐,同學們個個都說好吃。我好開心。

很久前答應了和小米去看電影,一直我都用不同理由取消,今天終於起行,去看了Saving Mr Banks。那戲院好舊,說曾經是大城最大的電影院,門前那些是日上映的片名還是白底黑字母大大個堆砌出來,晚上有電燈一粒粒圍著片名。不是懷舊,只是世界變,而它沒有。買票也不劃位,隨便坐,也沒有人檢查你的票。中午的場次只有十來人,影院比我們讀書的lecture hall還要小一半,螢幕也是小小的。我覺得很好,因為好靜。散場時,大家都留到片尾完了才走,不像大戲院,片尾剛出,燈火即刻通明,觀眾都爭先恐後趕著離開。

然後買魚回家做飯。叫小米幫我洗米,洗完的米卻少了一半。下次還是自己來。要快樂起來,我知道小米很盡力,我也要。以前小時候失眠(這方面我可是經驗十足),阿婆說合埋眼,扮睡,扮扮下就真的了。

Les Misérables

小米他家鄉,有一個新的戲院,說有全荷最好的音響。他父母當然把握機會,找我們一起去體驗體驗。他老豆明明不喜歡音樂劇,卻叫我們去看Les Misérables 。我當然開心。

那戲院一點都不新,對比起香江,音響也不好,頂多是小院子。入場後,有個職員走到幕前說一番introduction,說這戲院有幾勁。但這方法就是不專業,真正是任你喊破喉嚨都無人聽到。之後開場後幾分鐘,技術問題停了五到十分鐘。好嘢。聞說放一些電影時,有中場休息,好像以前舊時戲院要轉帶時的時間那樣。不過,有一樣好好的,就是觀眾。有大有少,有老有幼,有行動不便的。三個小時沒有像香港戲常見的,大螢幕下有很多點點的小小的螢幕*,也沒有人私語,吃爆谷的人也一聲不響,有人帶了咖啡,有人捧了杯紅酒。總之好靜。

另,在這裡,電視也有時播電影。但一開場,第一幕就進入主題,是沒有片頭的。完場時,也是一下子就進入第二套電影,沒有片尾的。我常常覺得好討厭,我也知電視時間寶貴,但花三兩分鐘出片頭片尾,對電影工作者的基本尊重,也令故事更完整。今次的驚喜是,影片完了,影院還是一片潑黑,觀眾還是一聲不響,一直到片尾出完,才亮燈。當然我們第一個衝出去,因為人地老豆一完場就作Get Set Go狀。

電影十分好。我看過幾年的電影版,但沒有看過舞台版。我覺得比之前的好,但我才疏學淺,真是找不到形容詞。Anne Hathaway的幾場戲花了我不少紙巾。學生起義,政府用到大砲來對付學生,人家差不多二百年前的舊事,勾起我們廿幾年前的回憶,怎可以不傷感?起義失敗後,對著空房子唱的一段待別教人心碎。每一個演員都做得很好,就是長大後的Cosette有點悶,不過她這個角色本身就沒什麼發揮。歌曲也越聽越好聽,聲音不一定很優美,但一字一字情感澎湃。做一個荷里活明星真的不易,又要演得又要唱得。

P.S., 我最錯的是坐他阿媽身邊,電影感動得我淚眼連連,事後她就笑我。我見到你喊喎,哈哈哈。好奇咩?我可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手機螢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