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未知

在意大利過了愉快的十來天,回到家的那一晚,電視做Masterchef Australia(當然是舊版重做)*,他們去羅馬,去佛羅倫斯,在美得難以言喻的Tuscany山區中煮飯,我頓時覺得患得患失,好像沒去過意大利一樣,本來還是滿滿的一個旅程。小米說,You can’t see Italy in two weeks。

小米在罐子上弱弱地重新寫上Vakantie geld (Holiday money),一個旅程的結束就是另一個旅程的開始。
IMG_1914

* 所有的Masterchef節目中,我們基本上只看Masterchef Australia,每一季都追,每次重播都看,因為那三個主持評判真是十分可愛,十分肯教。

廣告

豆豉炒雞

聞說意大利人,與生俱來就有烹飪的基因,知道什麼是好吃。Jamie Oliver有回去到意大利南部,那裡沒有快餐店,因為孩子都不愛吃。而這一切,就全賴每家每戶裡的那個Kitchen Queen,The Nonna’s。大人從他們的父母那裡學會煮食,又再傳給自己的子女。那個南部城市的名字我忘了,只記得他們那裡也有快餐,就是買了新鮮的魚,即場在炭爐上烤,用最簡單的香草調味,客人拿著就吃,謂之快餐。幸福!

有一個煮食節目叫做,Grandma’s Boy,說一個小伙子到意大利找nonna’s(Grandma)學她們的家傳食譜,然後再煮些東西和她們一起分享。當然每個Nonna吃過小伙子的菜都說好,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但有個這樣陽光靚仔的Grandson和我一起煮一頓飯,著實沒有不好吃的理由。有一集,那個Nonna煮了一道意式炒雞,我一邊看一邊嚷,我細佬也是這樣炒的雞呀!

當然,那雞,本身未煮都知道一定好吃,正宗走地黃油,皮薄而肉質結實。用白酒,青尖椒和其他香草炒。上碟時,其實真是很有中菜Feel的。我說,去意大利,也要找到那種雞,好好的吃一餐。現在,超市冰鮮的頂住先。

IMG_9787

Sambal Fever.

最近迷上了《大秦帝國》電視劇,看了首兩套,最新的那套還未上。我很喜歡這些七分真三分假的故事,除了這個,還有《隋唐演義》和《三國》。然後習慣性地替古人瞎擔心,替古人瞎焦急。然後找來很多正史野史逐一對照,然後用我爛到暈的英文給小米講解,然後嘆一句,如果你懂我的語言就好。前陣子他,可能是受不了,自己買了中國由明朝到現代的簡史英文版來看。也好,省事。

追劇,真是婦女之大害,特別是對我這等沒自制能力的人。有一陣子,一起床,就坐著看到小米回家,才驚覺時光苒荏,歲月易逝,而晚飯還沒有著落。所以他在家時我都不追,而這兩星期,他基本上每星期都出差,而我就完全進入最高作賤狀態。

好,追完劇。近來愛上了一種東南亞的辣椒醬叫做Sambal。事緣是,我們很多年前在Rotterdam的另一端的一個商場的一家東南亞小吃店內,吃過一種油炸的粟米餅。個餅本身不甚了了,但沾了那辣椒醬就不得之了。我一直都以為那是店家自家做的,一定是什麼家傳秘方,所以並沒有問。上周末我們沒事做想著那個辣椒醬,於是即去吃,然後問店家,那神奇的辣椒醬有沒有出售。店家說,叫Sambal,周圍都有,他們的也是買的。吓!竟然!於是我們買了。愛吃的程度是,差點可以直接擦麵包。有一晚我做了餃子,平時不吃辣又不好醬料的小米說,你見不見我只沾這個醬。妙!

不能夠再讓美味的東西留到過期了,但只當沾醬,就有排都未用完,於是找了不少食譜,原來炒飯又得,炒雞又得。

IMG_9751

有了它,所有東西都突然好吃了,小米如是說。

總之多嘗試

澳洲的烹飪比賽節目,My Kitchen Rules,我只看了第一季。第二季已經覺得不好看,因為參賽者已經知道玩法,煮食變了次要,重點八婆是非和怎樣擠走強勁對手。無癮。節目主持之一的法籍廚師Manu Feildel,是幾靚仔的。我記得他說,在法式料理裡面,醬汁是must have,一個盤子裡面什麼也有,就是醬汁把所有元素銜接起來。

然而醬汁,卻十分惱人。一來是味蕾沒怎樣被滋養過,二來是小米不喜歡醬汁(因為fatty喎)。肉類,我還覺得可以沒醬汁,但不知怎的,一到魚,沒醬汁我就覺得爭啲。以前會買超市裡做好了的醬來配魚,好像Hollandaise sauce那些,不過試得多,真是覺得肥漏漏的。這星期超市三文魚特價,我一口氣入了兩大盒。是晚亂亂做了一個意式陳醋醬(Balsamic sauce,網上很多食譜),酸酸甜甜的,配油份十足的三文魚,我覺得很好吃。

祖說,烹飪嘛,一膽二力三功夫。總之,成功在嘗試。

IMG_9354

另外,近來新薯當造,我們也常常捧場。新薯皮薄,不用去皮,烚好,加少少橄欖油,鹽和楜椒,已經是人間美味。

31

很害怕生日,不是接受不了自已年紀大,三十有一啫,幾咁閒。是害怕那種平常的快樂不夠,要額外的一點什麼才算數。而平常,竟然變成不足,是負面的了。這天的快樂要落多很多力才可以提升,這天的不快卻無限放大了好幾倍。

呢,我今早就同小米吵架了。

其實有幾閒呢,兩個人吵架?而我差點就說出了,這是全年最糟的一天,這個說法。幸好說出前,我也知道羞恥的。其實這天,本來就沒什麼大不了嘛。我倒是有個小小願望,出去飲了個茶,吃了一盅鳳爪排骨飯,走了一轉市集。市集只在星期六和星期二才有,能夠在星期二生日,是幸福到不得了的。晚上呢,本來是訂了出城,去占美的餐廳,是小米給我的驚喜。但我還是覺得那餐廳該和多些朋友去好一點,笑聲都多點啦。於是取消了。留在家打邊爐囉,市集開,海鮮就到。然後呢?看Junior Masterchef Holland,Masterchef UK,占美的夢想學校,之後去十三街看Monk。和平常一樣,準時十點就上床睡了。

周末大包放送

周日天氣突然轉差,聽說明天有一大風暴。

沒事好幹,他說想吃包子,煎的那種。麵團他說自己揉,那好,我只準備內餡,這樣我目前不缺。

IMG_6492

沒有上載的日子,我得閒也學做菜,每天下午都看煮食節目,最愛是Masterchef Australia和英國廚沾美系列,百看不厭。我們這邊的節目都是買人家咸豐年的,不緊要,我一點都不覺得老土。Masterchef Australia算是新,在看今年的那季。基本上我晚晚都追,最後十強,我每個參賽者都愛,每晚都不想有人出局。這班人,除了煮食技巧高超外,更重要的是一顆big heart,在你死我活的比賽節奏中還不忘互相幫忙,因為真正的高手不怕分享傳藝,也不需要bitchy做配菜(或主菜)。每星期的Masterclass,三位評判教做菜,連小米也坐定定。 

做菜很好,好在努力就行。很多其他事,是怎努力也可能是徒勞。近來的生活節奏是出了一點差子,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和誰競賽,卻常常白白惹來一身的累,最後誰也沒被討喜。所以我想紀錄是好的,每天重溫一篇,像服藥,我最初是想怎樣過日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