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 fun

我記得那些年我做了兩條藍色裙子,一條給自己,一條給孜孜。女友朵拉說我有天分,要好好加油,繼續縫縫補補下去。我說我三十歲了還說天分。她說她也是三十歲才開始畫的畫。

今個周末,她的畫展就舉行了。我祝她have fun。她說朋友都祝她成功,但她其實只想和朋友過愉快的周末。我只是覺得,她已經成功了。籌備工作忙碌,有時候會令人忘了要享受過程。我就是這樣的人,於是我常常提醒自己,要have fun。

又說那個縫紉的事,完成了孜孜的裙子我就收起縫紉機,這麼多年沒拿過出來。最近又重新上路,衣車機身已經泛黃,都是白過了的歲月。別回想過去,have fun吧。

剛開始的兩星期我很急,廢枕忘餐想開始新project,拿到布料手起刀落沒多想。這兩天我叫自己停一停,慎重一點,練習重要但做出來的東西要有用,做衣服前要肯定自己會穿,千萬不要製造更多垃圾。而我的正職還是人妻和人母。

廣告

雨困愁城

母子倆沒出門也惹了一身重感冒。阿發鼻子前總是有一片乾了的鼻涕,我以前看到別的小孩有總想啥時候我阿發也這樣,流著兩行鼻涕往手袖一抹又在沙地上打滾,多可愛啊!

近來母親心事重,於是對著一大一小,能忽悠就忽悠過去。我一直也是大姐姐,朋友們視我如明燈,會傾訴心事,會尋求意見。現在我的形象完全癲覆了,同一番話我說了就是聽了算了,別人說了就認了真了。本來沒事,我也樂得清閒,只是不斷被質疑我也是煩了。

一年將盡,十一月又快老一年了。我說人生苦短,該執著執著,該放下放下,該改變改變。

又,昨晚作了一個可怕的夢,夢見和祖、苗還有她妹妹,和其他中學同學和老師一起去吃自助餐,我們遲到了多個小時,一到步看到平素總是和顏悅色的苗一臉黑。我去拿了一片叉燒回來,看到老師們埋頭在吃。我問,其他人呢。他們說,吃了一點就走了等太久了。那有人去吃自助餐只吃一點點就走了,我正納悶。祖來說,不如一起出去走走。也好。我們圍著從前中學走了一圈,正是夜寒風細,更深人靜。我問嘿那自助餐有時限不。他說不曉得。回去吧。我們一起過了馬路,餐廳就在前面,我還沒到,已經醒了!

就是說我連一片叉燒也沒吃就醒了!誰會在自助晚餐開吃時叫人出去走走?這筆帳我算在祖的頭上了!

還是覺得寫字好

近來想了很多關於朋友的事,依靠交換秘密而建立的友情終究是不堪一擊的。很想找到簡單純粹能一起吃喝玩樂之餘也可以暢談人生夢想的朋友,怎麼這麼難?或是根本不存在?真的是離開了校園再也沒有真朋友了嗎?我不想相信。

這幾天我心裏總覺得不踏實,好像突然看清一切。慌啊!

要建立自己的價值,不要受别人左右。要相信自己,也適度地相信別人。要知所進退,要懂得釋懷。要專心一致,好好生活。

天氣很好

真正是萬里無雲,雖然氣溫在零下,但沒有風,所以很怡人。

一早收到阿媛來訊,今日有乜搞。我們就裝身準備,等十二時,多明放學了,帶上一明和阿發,一起去散步,吃牛角包,喝蕃茄湯,然後去兒童農莊探朋友。是的,多明上Group 1了。是的,我明明記得他還是個BB。多明真是很乖巧,總之我一直都喜歡他。我常想,阿媛真是修了幾生的福氣呀。

阿發今天也不錯,一邊走一邊睡,醒來時可以和我們一起坐著吃午餐,無聊時自己咦咦哦哦,他個人常常都好勞氣的,所以阿媽叫他維園阿發。回家時才下午三時,家裡給陽光晒得暖和暖和,阿發又睡了。今晚的晚餐也有著落了,於是我也跟著迷迷糊糊。

IMG_6008

成家

剛搬來這裡的時候,這房子真是一片頹垣敗瓦,好像停留在半世紀前的某一個時空裡一樣。我們從頭到尾自己裝修了一遍,可以自己動手的,都自己來。我也沒想到,剛來到的半年都在裝修和擔泥中度過,成家,大概就是這個過程。買房子的時候,我最大的考量是便宜和盡快搬出他父母的家。這房子由半世紀前的光景到現在,我叫它做家,打從心裡是有點自豪的。這個地區的名聲不好,是全荷最窮的,也原來有一成的文盲率。朋友們都叫我搬,不為自己也要為孩子的將來著想。我當然也明白,但你叫我怎捨得離開這裡?

那個周日,又是熱力迫人。我們在花園,左右三四個人家,就這樣談起來。說聽見我房子裡有孩子的哭聲,嚇了一跳,不該這麼快來。原來,兩邊的鄰居,左邊一個中年的女士,常常和青春期女兒鬧別扭,右邊一個見我們都大叫哈囉哈囉的快三歲女娃,都是八月廿四日生日的。而她的小弟弟,大概也在小小米出生後一個月會到來。這樣下來,我又更捨不得搬了。英雄莫問出處,我近來常常這樣安慰自己。這國家實在很小,就算由我家到首都去上學或者工作,也不過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於是今日再去心儀的廚房公司談細節。廚房,是這房子我們唯一沒有碰過的地方。那時候我們說,三年吧,三年後就換。到目下,都將近六年了。我知道對小米來說,換不換於他並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他知道我一直想要一個新廚房,所以換廚房這件事上,家人朋友幾乎是一面倒的反對,就連我也常常動搖,只有他,立場堅定。快樂的媽媽是一個家的根本,他說。

離開廚房公司,我見到中國超市有新鮮豆腐花,說買給他吃。他說好,他喜歡。我問他在哪吃過。他說,在香港行山時,在深山野嶺總有個阿婆在賣豆腐花。想著又是,好神秘。

P.S., 雖說那廚房我愛得要死,但還是會等到生產後才決定,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將軍漢堡

本來五月回香港,我最大的目標除了是阿倫的成人禮,還有老麥的將軍漢堡。怎料被告知不好博,於是留了下來。那將軍漢堡咋辦?

IMG_3228a

上網隨便找了個食譜,其實我也不記得是哪個味道了,不過將將就就完了一個目標就算了。

拉麵

在中國超市買了一包日本拉麵。我一直以為我不喜歡吃拉麵,我覺得那麵好像吃一口就飽,吃兩口就滯,永遠都吃不完似的。

原來不是不愛,是沒吃過好的。前些日子,女友帶我到一家日本家常飯館吃飯。她點了一碗拉麵,我就是俾面嚐一口。咦,不得了,好吃。我自己說了不愛拉麵,那晚不好意思老往拉麵裡掏。回來後一直心思思,但拉麵店子在無雷公咁遠。我想著找到拉麵就能自己做。

那包急凍的新鮮日本拉麵,其實是中國牌子,但是我對中國北方出品的麵食一般都有信心,於是買了回家。日本通女友也說,看樣子行,麵條粗幼適中。我知道做拉麵的湯底要很多時間熬,於是又把事情放下了。直到找到一個簡單湯底的食譜,就快快手做了個雞湯底,然後跟著食譜的湯底做了。

IMG_3192a

湯底雖然簡單,但很好,從不喝麵湯的小米也喝光了。我把所有調味料都減一點,我們都不愛太濃味。煮麵,很多食譜都不需要過冷河,但我有過,因為我極怕鹼水味(所以我從不吃雲吞麵的麵底)。一盒買個麵餅要2.95歐,用了兩個,餘下的,我想試做在新加坡時我一試傾心的蝦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