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

身邊的朋友好像一個一個地走遠了,好像很多事都已經不關我的事了,就算我想參與,也明顯地感到不被歡迎了。我這幾天一直在想,我是在什麼地方說錯了什麼,做錯了哪些,好讓人人都討厭我來了?

這天以後,我答應自已,幾十歲了掉眼淚也要掉得更加慎重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