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家

剛搬來這裡的時候,這房子真是一片頹垣敗瓦,好像停留在半世紀前的某一個時空裡一樣。我們從頭到尾自己裝修了一遍,可以自己動手的,都自己來。我也沒想到,剛來到的半年都在裝修和擔泥中度過,成家,大概就是這個過程。買房子的時候,我最大的考量是便宜和盡快搬出他父母的家。這房子由半世紀前的光景到現在,我叫它做家,打從心裡是有點自豪的。這個地區的名聲不好,是全荷最窮的,也原來有一成的文盲率。朋友們都叫我搬,不為自己也要為孩子的將來著想。我當然也明白,但你叫我怎捨得離開這裡?

那個周日,又是熱力迫人。我們在花園,左右三四個人家,就這樣談起來。說聽見我房子裡有孩子的哭聲,嚇了一跳,不該這麼快來。原來,兩邊的鄰居,左邊一個中年的女士,常常和青春期女兒鬧別扭,右邊一個見我們都大叫哈囉哈囉的快三歲女娃,都是八月廿四日生日的。而她的小弟弟,大概也在小小米出生後一個月會到來。這樣下來,我又更捨不得搬了。英雄莫問出處,我近來常常這樣安慰自己。這國家實在很小,就算由我家到首都去上學或者工作,也不過是一個多小時的車程。

於是今日再去心儀的廚房公司談細節。廚房,是這房子我們唯一沒有碰過的地方。那時候我們說,三年吧,三年後就換。到目下,都將近六年了。我知道對小米來說,換不換於他並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他知道我一直想要一個新廚房,所以換廚房這件事上,家人朋友幾乎是一面倒的反對,就連我也常常動搖,只有他,立場堅定。快樂的媽媽是一個家的根本,他說。

離開廚房公司,我見到中國超市有新鮮豆腐花,說買給他吃。他說好,他喜歡。我問他在哪吃過。他說,在香港行山時,在深山野嶺總有個阿婆在賣豆腐花。想著又是,好神秘。

P.S., 雖說那廚房我愛得要死,但還是會等到生產後才決定,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歲月靜好

我常說和雙魚不合,原來不合不合也待了這麼些年。我問他,除了你父母,你和別的人一起生活這麼久過嗎。他說沒有。我也沒有。想想,也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一起生活將近八年,結婚原來也五年了。

去年這個時候,我本來不想去意大利的,我想是,結婚五年十年這些大日子才去吧。現在想來,幸好去年去了。今年,就算出去吃個飯,我也覺得累人。每到這麼一個要慶祝的日子之前,我都會很鄭重的提他不能買東西,我對那些禮物驚喜一點都不在乎*。這些年來,他也習慣了,我也不會送他什麼。

雖然我們不製造驚喜,他其實還是個很浪漫的雙魚,就是那種,同事請他吃糖,會留一顆帶回來給我的那種。上周有一天,朋友突然留下來吃飯,我把家裡能弄的東西都掏出來弄。第二天早上,他就是吃了沒夾餡的面包片,帶了沒有餡的面包片做午餐,也一定會把最後的那片芝士和火腿留給我。他也知道我其實很少會吃,但他總是說,萬一想吃呢。

胎盤前置沒有好轉,如無意外,小小米會在八月廿四剖腹生產。日子是醫生提議的,在三十九周多幾天,本來的預產期是八月廿八。一般刮腹生產都會早點進行,但醫生說孩子還有空間,不急。我們都說好,我想不管孩子在哪天出生,那天都會是好日子。回家路上心裡算著,哎,是處女仔耶。哎,我跟處女不合啊!

IMG_6099

*重點還是,他的錢是我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