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餐

這陣子,小米很忙,晚上吃完飯也一直工作到睡前,有時候人在被子裡還收到電話,他說不聽了,我說還是聽吧*。

這星期火車不走他回公司的路段,他要花多半小時坐地鐵,嘗了幾天,為了省時,他最後決定在家工作。我當然高興都來不及。中午我問他想吃啥,他回我說,B餐凍檸。我說今日無B餐,只有常餐。

IMG_3130a

午後他一直在電話會議中,我半躺在沙發裡,玩遊戲,看他。陽光曬得人暈眩,我可能睡著了,夢裡見他在廳中來回踱步,手舞足蹈,唸唸有詞卻沒有聲音。

* 反正不聽也睡不了。

我還在

我常說,我不能在手機上寫字,而現在開了電腦,又覺得怎麼用鍵盤打字好像怪怪的?

這幾天,常常覺得幸福感滿滿,面上不時泛起那個姣騰騰的笑容,沒有其他,還不是因為那個在我這種絕對自我放棄了的情況下依然鍥而不捨不厭其煩三日唔埋兩日就給我鞭策的人。鞭鞭吓,我也真的信了,或者我該醒下了。

朋友,我還在,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