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豉炒雞

聞說意大利人,與生俱來就有烹飪的基因,知道什麼是好吃。Jamie Oliver有回去到意大利南部,那裡沒有快餐店,因為孩子都不愛吃。而這一切,就全賴每家每戶裡的那個Kitchen Queen,The Nonna’s。大人從他們的父母那裡學會煮食,又再傳給自己的子女。那個南部城市的名字我忘了,只記得他們那裡也有快餐,就是買了新鮮的魚,即場在炭爐上烤,用最簡單的香草調味,客人拿著就吃,謂之快餐。幸福!

有一個煮食節目叫做,Grandma’s Boy,說一個小伙子到意大利找nonna’s(Grandma)學她們的家傳食譜,然後再煮些東西和她們一起分享。當然每個Nonna吃過小伙子的菜都說好,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好,但有個這樣陽光靚仔的Grandson和我一起煮一頓飯,著實沒有不好吃的理由。有一集,那個Nonna煮了一道意式炒雞,我一邊看一邊嚷,我細佬也是這樣炒的雞呀!

當然,那雞,本身未煮都知道一定好吃,正宗走地黃油,皮薄而肉質結實。用白酒,青尖椒和其他香草炒。上碟時,其實真是很有中菜Feel的。我說,去意大利,也要找到那種雞,好好的吃一餐。現在,超市冰鮮的頂住先。

IMG_9787

素食日

對於我說我們每周來一兩天吃素,小米也慢慢接受下來。他本來就不多吃肉,但就是要有那麼一點。

我鄉下是很農村的地方,我的印象中,鄉下煮食重香多過嫩。前兩年,有一回一家大小回鄉去過年,那是十來年的第一次。我細老一直都喜歡煮食,家裡的早午晚飯,如果他在,都是他來弄。廚房悶熱,我以前也怕他辛苦,慢慢才曉得他所感受到的樂趣。有一早,他們在雞籠找來新鮮雞蛋,細老即去炒滑蛋給我們送粥做早餐。滑蛋嬌俏,還未上桌,被同為煮食愛好半專業廚師的二舅父目睹,即時截著。說那蛋不行,這樣做不香,不能吃。隨後熱鑊下油,把嬌俏滑蛋煎成實實在在的煎蛋。你問我,我覺得兩種都好吃。一個內秀,一個實在。而送粥來說,可能炒到香噴噴的蛋更好。

蛋我是兩種都愛,但豆腐,我只愛吃硬的。鄉下早點除了粥和煎蛋,還會有昨晚的魚肉剩菜,炒豆腐和咸菜。有陣時我在中國超市看到硬豆腐,也忍不住買回來。切小塊,煎香,下一小點鹽花,些少蠔油和蒜茸。小米不喜歡吃其他做法的豆腐,說沒味道,唯有這種。

IMG_9767 IMG_9773

Sambal Fever.

最近迷上了《大秦帝國》電視劇,看了首兩套,最新的那套還未上。我很喜歡這些七分真三分假的故事,除了這個,還有《隋唐演義》和《三國》。然後習慣性地替古人瞎擔心,替古人瞎焦急。然後找來很多正史野史逐一對照,然後用我爛到暈的英文給小米講解,然後嘆一句,如果你懂我的語言就好。前陣子他,可能是受不了,自己買了中國由明朝到現代的簡史英文版來看。也好,省事。

追劇,真是婦女之大害,特別是對我這等沒自制能力的人。有一陣子,一起床,就坐著看到小米回家,才驚覺時光苒荏,歲月易逝,而晚飯還沒有著落。所以他在家時我都不追,而這兩星期,他基本上每星期都出差,而我就完全進入最高作賤狀態。

好,追完劇。近來愛上了一種東南亞的辣椒醬叫做Sambal。事緣是,我們很多年前在Rotterdam的另一端的一個商場的一家東南亞小吃店內,吃過一種油炸的粟米餅。個餅本身不甚了了,但沾了那辣椒醬就不得之了。我一直都以為那是店家自家做的,一定是什麼家傳秘方,所以並沒有問。上周末我們沒事做想著那個辣椒醬,於是即去吃,然後問店家,那神奇的辣椒醬有沒有出售。店家說,叫Sambal,周圍都有,他們的也是買的。吓!竟然!於是我們買了。愛吃的程度是,差點可以直接擦麵包。有一晚我做了餃子,平時不吃辣又不好醬料的小米說,你見不見我只沾這個醬。妙!

不能夠再讓美味的東西留到過期了,但只當沾醬,就有排都未用完,於是找了不少食譜,原來炒飯又得,炒雞又得。

IMG_9751

有了它,所有東西都突然好吃了,小米如是說。

燻蹄

本來是要做給家姐和細佬吃的,怎料買不到豬手,也找不著滷水料。心不息,終於在周末買到有皮完整的豬手,又找到綺玲給我的滷水料(雖然也是放到過了期也捨不得吃,但給自己吃該沒問題),於是著手做了。

我本身不是十級喜歡燻蹄,想做來請客是覺得這菜看起來好勁又其實不費什麼功夫,而且可以一早做定。雖然不是十級愛,但也有八級。小米更是嘖嘖稱奇,他不知道在酒樓吃的燻蹄本相原來是這樣的。

IMG_9748

九月朋友來相聚慶中秋,我再做。

近來

我覺得好快樂。

因為我的房子很乾淨,早上起來廚房工作台上沒有前晚的髒盤子,垃圾前一晚已包好掉了出去,餐桌還是餐桌的樣子,走廊的鞋子排著隊五顏六色乖乖的。拉開窗簾,或晴或雨,繡球花燦爛依然。

生活美好,原來這樣簡單。

妹子來,總給我捎來一些香料。從前我,捨不得用,放著放著,放到過了期。這次她再次強調,想用就用了。特別是這個馬拉咖哩醬,曾經因為太好吃,所以捨不得吃完,於是白白掉了沒得吃。我用過來做牛肉和雞肉,都好吃,特別是加了南瓜後,更是回味無窮。總覺得好吃的咖哩,面上一定要有那層紅橙色的油。我是去油高手,本來去掉了八八九九,後來倒回一兩匙,肥得幾多呀,係咪?

IMG_9728

Life of P.

小米做了他最拿手的蔬菜千層麵,這麵其實前兩天做過給他父母試,不過他們在,我不敢拍照。也由於回味無窮,於是叫他再做。他這個人,真夠省的,食譜明明說要三百克肉,他竟用了我們冰格內剩下不足百克的肉來充數。他說,菜才是主角,肉只是提味,些少就夠,也不用傳統千層麵白色那層醬。

IMG_9699 IMG_9715a

近來我很喜歡看那些奇幻的電影(我從前是十分抗拒的),今晚飯後我們看,《Life of Pi》,本來是覺得那些日落夜空太假了,誰料洗澡前從浴室小窗竟看到這一幕。因為沒看過,才覺得不真實。這自然的美,遠遠超出我們可以想像的。不論是Life of Pi 或是Life of P,還有很多很多等待發掘,幕幕精彩。

IMG_9719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