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需苦幹

美味無捷徑。

朋友間有時會流行很多新奇百怪的煮食方法,好像快速煲粥,簡易紅豆沙⋯⋯很多我都有試一試。結果呢,我還是覺得白粥要慢火熬個地老天荒才好吃。捷徑好走,但很多時會得到的只是個有形無神。從前看過一個節目,名字忘了,那個男人是啥樣子的也沒印象。只記得他廚房裡沒有微波爐。他說,用微波爐煮出來的東西沒有感情。曾經我覺得那根本就是嬌情,現在才曉得人家說的是真理。

看很多節目,都會出現烤洋蔥這個步驟。就是直接把洋蔥連皮放上爐頭烤,直到燒焦。有一回,中午我到K家裡蹭飯,她給我做兒子最愛的蕃茄雞湯,也烤過洋蔥。我問她為什麼。她說她阿媽都這樣做,那湯會香很多。我一直想試,卻苦無機會。

IMG_9133

近來很大城開了新的越南餐廳,我們去嚐河粉,味道卻不甚了了,最要命的是好咸。小米說不如自己做。這⋯⋯我從沒想過,覺得那湯底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回家後我們看了很多食譜,綜合起來,決定試一試。當中,就有烤洋蔥這個過程(噢耶~)。看了很多網頁也沒有詳細說過這步驟的作用,大概是烤熟的洋蔥會產生迷人香氣和甜味,這樣我們都知。比較有建設性的,是說在烤的過程,洋蔥會釋放果膠,這東西會令湯底的更有口感。

這回我們用了一公斤的牛骨,是帶骨髓的那種,和半公斤牛腩(具體的食譜可參考這個)。湯底前一晚煮個半小時,把牛腩取出待冷,之後可加入河粉當中(就是熟牛肉的部分)。湯底在煲內過一夜,好讓油份結塊,第二早可輕鬆取去。我用的是一包買了幾個世紀的乾棵條,生牛肉片,配菜和香料在吃的時候才加入。

IMG_9140 IMG_9153 IMG_9159A

味道是難以置信的。沒想過在沒有市售的高湯,雞粉那些東西幫助,竟然可以做出如此濃而不膩的湯底(烹飪世界博大精深啊!)。我相信這碗越南粉將會不絕的在我家餐桌出場。為此,我們有意買一個大湯煲。

幹活

剛來的時候,在小米父母家待了三個月。他媽是大家庭長大的,兄弟姊妹們人人自己都得照顧自己,所以在她家裡,可沒有白吃白喝的事兒,我當然也不例外。當中一個家務,就是每星期三要刷廁所。我納悶,找阿花訴苦,人家哪懂得刷廁所。沒準,花說,她喜歡刷廁所,那是生活的質感。

沒搞錯,這世上還真有人喜歡刷廁所的。我當時哪明白啥叫生活質感。幾年前我回香港,給家裡買了一個櫃子,要自己安裝的。那時小米和兩個弟弟很快搞定,只是當時忘了買抽手。第二天買回來,但沒及時裝上,就回荷了。這幾年過去,那櫃子還是沒有抽手。

我想啊,所謂生活,不就是牆上掉灰了補一下,櫃子門歪了扭幾下鏍絲,燈泡燒了換一個,炒炒鍋裡的,刷刷廁所裡的。要幹才能活,才實在 (當然打一通對的電話也是一種本事)。香江老友捎話來說,近來自己油油,哎呀,辛苦,油錯了回不了頭。我笑,這生活呀,幹下去總不如看下去容易,但動起手來,不知怎的也就得心應手,路路暢通了。

IMG_9107

身邊有你

天氣好極,我說今晚花園燒烤,就我和小米兩個人。香江女友心痛我,問何不找多些朋友陪陪。哎喲不是無人無物,只是這裡不比香江,約會得一早約定,不能即興。然而天氣不似預期,有好日子,要把握。

小米常說,有人陪伴當然好,沒有的話,我們倆也很快樂,對嗎?我總是感激,有單純善良的他為伴。

IMG_9059 IMG_9097

煨了一個紫蕃薯,熟過頭了,要小匙吃,他說這是熱雪糕。

近來個心實在不爽,有時一天來幾次,接著的,不是跳制就是加快。總覺得,再這樣下去,大事要發生。所以得改變,身和心都要。小米堅持找家庭醫生看看,但我其實不看也知他會說什麼。沒辦法,自己的身子要靠自己。飲食上當心,少吃生冷的。起初他父母不明白,為何我都不願吃他們飯後的雪糕了,總嘗試說服我,天氣熱吃點涼的好,喉嚨痛當然吃雪糕好。現在他們都不問了,每次的飯後甜點,是暖的布甸,或是新鮮即做的鮮果smoothie。

所以老友別心痛,喂其實我,真是好好命囉。

一起煮

對外國的生活,確實是未出發先興奮,滿腦子都是電視劇裡的情節。前後花園,鳥語花香,鄰居焗蛋糕,我包大大餃子,分著吃,有事沒事,大門前花莆後,上天下地,啥都談。

電視劇的,終究的電視劇的。目前還沒有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反而分隔異地,情誼更濃。

詠姿走的前幾天,我到她家裡,第一次。她真的沒家具,找個椅子坐下都無。她說一直是這樣。那晚我們留在她家吃飯,她也沒什麼準備。午後我們一起去買菜,回來她問,你說做啥好呢。後來我和小米說,這讓我很快樂。只有待我如摯友,才會如此。

一早,她在網絡上說,想吃韓式炒年糕,怎樣弄好。我說咱們一人弄一盤吧。

IMG_9049

還是正宗的好

上次做梅菜扣肉,不知道這菜的重點是一個扣字。我那排得美美的肉片,是鋪在面,不是在底。知道了錯處,今晚又做。該用炸,但我用煎,白鑊煎至腩肉的油份盡出,再以薑蔥水過一過,炒香梅菜,然後是照一般的做法。

上次我把醬汁取出再煮至杰身然後淋上面,這次沒有,扣完上菜。味道和方便,都是正宗的好。

IMG_9043

雨一直下

有一天我突然覺得不想用面書了,於是就沒再回去過。有時我也想,要不要和好朋友解釋一下,我沒回你們的訊息,沒LIKE你們的相片,不是我變了心,是我不在那兒了。最後還是沒有,那樣太造作。 沒有面書的一個多月,你問我的生活是否充實了很多,是不是讀過好幾本好書,和身邊的人更見親密。其實好像也沒有,但是清靜,是真的。清靜,你問我,寂寞嗎,老實說,不時有的。擔心友人誤會疏遠嗎,哎,怕到死。 女友博上一句,人們真正想要逃離,或無法踏出的,其實是自己的影子。我總覺得在這樣自由的空氣中,卻活得不由不在,原來不是別的,都是來自自己,強迫自己服從。所以這回,在別人的感受和自己的意願中,我選了自己。不是因為我終於想愛起自己來,是突然了解,其實那個「別人的感受」或多或少是我自己建構的,我在群體當中的存在意義,大部分是我自己給予的。我以為自己好重要。於是,這場選擇中「別人的感受」根本不存在,我只能選擇自己。 IMG_9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