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連今天黃昏哼著歌

奇連黃昏時候來坐了一會兒,她今天心情不錯,沒有哭,也可能是我今天沒有穿毛衣,沒有毛毛弄癢她。別後,後悔沒有給她一個吻。我的樣子看不出那麼沒自信,但我真的很少要求別人(除了我老公)。好像,錫啖姨姨好嘛。如不是父母說,我是不敢向孩子提出的。我怕他們不願意,這麼小的人兒就要被大人老屈一個吻,於心不忍啊。扮咩嘢呀,我是怕被人拒絕。

黃昏收到香江明日之後的情況,感謝天,家人朋友一切都好。

廣告

開心的事

買了一些美得不能言喻的小蕃茄,本地出品。有一刻我想,是不是真的要煮了它們呢?今天的小菠菜和蘑菇,也美得不像是真的。晚上請了他父母來吃飯,第一次做四人份的意粉,新鮮蕃茄湯。看了一套電影,羅拔迪尼路,都七十歲了,還這麼有型。

2014_03_29

不忘來時路

近來多出門。以前不願意,覺得出門就花錢。可恨的是錢,現在還是沒有。可幸的是錢,好像沒有以往重要(當然還是很重要)。

從前不能坐倒車,現在只感激有個座位。我一直最怕的是,摸不清自己的位置,害怕心懸在那裡,沒有著落。只要有個位置,確定了,哪怕腳步還是踉蹌,情感有了寄托,心就踏實了。倒車的風景本來就是要遺在身後的,一路重溫,熹微晨光霧如薄紗無人的月台。不忘來時路。

下一程車的歸宿,下一程車才算吧。

愛情故事

雖然說時間不是問題,但感情卻還是需要累積的。

飯後我們看,北京愛情故事,很多個細節都可以看到自己,曾經,現在和將來。我們一起看,躺在沙發裡,牽著手,由始至終,一同笑,一起默默流淚。我是一個在最親的人面前流淚也會害羞的人,今天卻決定讓自己自由地哭出聲。可是我們都不是不快樂,是太快樂,所以害怕。

奇連的嘔奶布

奇連她媽,給了奇連的嘔奶布我,說讓我留著,他日再還。

回家的時候,握在手心,嗅一嗅,今日奇連是嘔了很多奶。女友跟我說,生命有很多個活法。像我這樣,一直以來,身邊總有一兩個貼心朋友,關懷備至,時刻候命。其他的不說,就是這樣,也不算白活了年頭。

好戲在後頭

那是個陽光普照的星期一早上,我來了個美好的早餐,就開始腹瀉和嘔吐,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這樣一天一夜的上吐下瀉,去了我三公斤的水份,讓我知道了黃膽水真是黃色的,有點像我們學生時用的螢光筆的那種黃,或者暗一點。

第二天我開始好了,也覺得有點力氣了,吃過一點稀粥,連關節酸軟都慢慢消失了。我以為好了,終於好了,我就知道,堅持就是勝利。

到晚上要睡了,我覺得心口很痛,躺上床上,動一根指頭也痛,全身都在冒汗,又冷又熱。我暗忖,有誰可以幫我。我們那個家庭醫生說十五分鐘肚瀉廿次的也活過來,著我不用去找他。而那時夜深,我家附近的醫院因為太差而轉了做醫療中心,即是周末晚上不開門。沒了,怕什麼也沒期望了。

但心痛難當,我不知道哪出錯了,很怕是心絞痛,我有前科。我很害怕會死,我還不想死。於是在床邊坐了起身,哭了起來,像一個孩子一樣,嚷著要回香港,在香港樓下是旦一個醫生都會幫我。淚珠豆大的下,我不是覺得委屈,只是難受。最後小米把我送了去大城的醫院,說是吐得太厲害,胃酸倒流,那食道又紅又腫,難怪。醫生說我知道沒事的,不過還是給你詳細看一下,讓你安心。不過我知道沒事的,他補充說。

Have a good morning

昨晚我一邊煮飯一邊說,明早想不想吃菠蘿包做早餐呢。他大叫,想呀想呀。然後他去買東西回來。

飯後,我又無聊聊在上網,到了八時多,我突然想起菠蘿包的事,我說還是不做了。他問,為什麼。我說,沒蛋唄。那我去買,他堅持。八時半哪還有超市開門呀。他說有,有家在市中心,十時才關門。肯去麼我問。肯,他說。於是我們三更半夜(這裡的八時半確是有三更半夜之像呀),我們出發去買蛋。他的這股勁,我倒是有點意外。我常認為,對於小米來說,食物只要可以填飽肚子就行,和不好太多油太多糖,沒什麼別的可要求。

回來後,食譜用這個,材料我準備,麵團他來揉。做麵包最好有一雙溫暖的手,可以邊揉麵團邊發酵,我的手冷,也行,不過要多點時間。而且他的力氣也比我大,所以很快,麵團就成形了。我忍不住讚嘆,這真是我們揉過最漂亮的麵團呀。光滑,充滿彈性。

IMG_758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