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起的阿婆有運行

IMG_7517IMG_7519

我對所有碗碟,可以說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你不覺得,這樣的包子,好吃點嗎?

廣告

餃子雞湯

IMG_7512

這餃子雞湯,是從朋友那兒吃過一次後,念念不忘而學做的。湯底是新鮮豆漿,剛好這次回香江,我阿媽給我一部豆漿機,以後不用買貴豆漿了。湯底還加了意式風乾火腿,朋友教的。我先熬了雞湯底,加了火腿,不用鹽也十分夠味。我喜歡餃子多過雲吞,(剛好我前一天又包了餃子!)還加了一點年糕,於是這就是一個又暖笠笠又飽肚的晚餐。

重新上場

他重新參與朋友的定期踢球了,我很開心,在香江和他買了新球鞋。他說,對上一次上場,已是五六年前了。

IMG_7477

這樣定期的踢球聚會,他總不情不願,說怕要熬到深宵才能回家,其實是怕我要一個人,一個人在家吃晚飯。其實我倒沒所謂,反而很想他多出去,踢不踢球也不緊要,和朋友見見面才是重點。

我的好朋友不多,也不常見面,很多甚至沒見過幾次,只要投緣了,我就有種莫名的信心。我知道開心了,失落了,我總有那麼幾個名字在手。我就是怕他沒有。按常理,我該早死過他,我怕他最後的日子孤身一人,連找個說話的人也沒有。我不想做他唯一的依靠,想他多儲一點朋友。

雖說都是不情不願地出門,但回來後他跟我報告時,七情上面,龍飛鳳舞。沒後悔吧,我問。NO!

流著鼻水上飛機

回來的飛機人少,可以升級去econ comfort,兩個人坐三個位。我們坐飛機,很少選窗口的位置,對我來說,那十來小時是一場凝固了的夢,最好不要記得。夢一醒,又到了家門,而母親剛剛才送我們到樓下坐的士,那樣近。

在旅程的中途,我拉起身旁的窗帷,不知好歹。遠遠的那條線,不知是夕陽還是日出。才驚覺自己離家又遠了幾步,八時多了,我離家也不知多遠了,細佬可能又要OT,一個人阿媽不知道吃了飯沒 。悄悄地,禁不住淚如泉湧。

他大力按著我微微顫抖的肩膊,說不哭,我們隨時回去,要不我們就回去長住。他說不怕,他有信心。

取完行李,出了禁區,他父母笑盈盈的來。一直認為,我和他父母的關係著是微妙,隱隱的帶半絲敵對。當下忽然肯定,來者不是敵人,還是盟友,我們都在愛著同一人啊。

果真是過了個奇妙的年。

IMG_7483

*新盤子,從香江來,一來就成了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