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特別想朋友

想到淚也掉了好幾顆。

苗苗嫁了。

廣告

為了吃,你可以去到幾盡?

有一回,我們幾個在荷(POST)少女,為了吃上一口壽司,結伴出城,穿洲過省,又地鐵又火車又電車的,還有各類先進的器才(GPS)幫忙認路,找到了海牙海邊那家其實又是中國人開的壽司店。一路上風塵撲撲,就是為那口腹之慾。你看,為了吃,咱們真是可以去得好盡。

出門找好吃的不易,唯有自己動手。我做的當然不正宗,但是是我們想要的味道。說真的,對香江的美食,我都不怎麼渴望了。

IMG_6905

紅莓浸梨

相機先食是我們的文化來的嘛,但在他父母面前我盡量控制自己。這是聖誕晚餐做的甜點,那一晚我不敢影相,所以今天重做。

我們都不太喜歡甜,會做的甜吃很少。而老外的,都是雪糕和雪糕。我又想吃熱的,於是做了這個,不用紅酒,用紅莓汁,阿倫看了問,得唔得㗎。好得呀。Lace Cookies是一種我很喜歡的餅,源自哪裡我也沒考究,荷蘭文叫Kletskoppen,我是買的。

IMG_6896

快樂

可以在冬日佳節塗防晒,真是意料之外的高興。

IMG_6873

大半個晚上後,我們才從他父母家裡離開。實在沒有幾多時候深夜在途上,也靜也淡。這裡的日子也真的是冷清,但抬頭便可以看見繁星。若果一切可以重來,想也會是如此選擇。

再會昊Sir

我總覺得,有些人不會老,更何況是死?

新聞說昊Sir去了,他說他有新的獵奇尋寶之旅。昊Sir一直都瘦,但他的聲音比誰都哄亮,說故事的時候七情上面。我極力在想和他相處的日子,總是想不起什麼完整的片段來。我只記得他著我入他的辦公室,在地上很多的作業中找了我那份,說有戲味,但是怎樣個有戲味來,我又忘了。我還不明,那個又神又鬼的故事,還怕情理不通。昊Sir喜歡神秘,喜歡意料之外,或者這塵世,已留不住他。想到這樣,我又有點期待,他日在異地時空能再會,還做他的學生,聽他的故事。

好夢

昨晚一覺睡到今早天光,不單是好睡,還有好夢。夢見我在lecture hall裡面做了個湯飯做午餐,同學們個個都說好吃。我好開心。

很久前答應了和小米去看電影,一直我都用不同理由取消,今天終於起行,去看了Saving Mr Banks。那戲院好舊,說曾經是大城最大的電影院,門前那些是日上映的片名還是白底黑字母大大個堆砌出來,晚上有電燈一粒粒圍著片名。不是懷舊,只是世界變,而它沒有。買票也不劃位,隨便坐,也沒有人檢查你的票。中午的場次只有十來人,影院比我們讀書的lecture hall還要小一半,螢幕也是小小的。我覺得很好,因為好靜。散場時,大家都留到片尾完了才走,不像大戲院,片尾剛出,燈火即刻通明,觀眾都爭先恐後趕著離開。

然後買魚回家做飯。叫小米幫我洗米,洗完的米卻少了一半。下次還是自己來。要快樂起來,我知道小米很盡力,我也要。以前小時候失眠(這方面我可是經驗十足),阿婆說合埋眼,扮睡,扮扮下就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