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開卷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


都云作者痴,誰解其中味?

(曹雪芹,紅樓夢,第一回)

中學中國文學讀過《紅樓夢》黛玉初入賈府那一回(原來是第三回),實在怕怕,這書本來就高不可攀。又時年少,對世界充滿幻想,總覺得時間該可以更好運用,該做些更有趣的事,而不是用來咬文嚼字了解賈府如何裝皇華麗,那些形容詞句,十字未聞有八九。實在痛苦。

著朋友借我一書,什麼也行,她一來就是《紅樓夢》,定必是最愛。這幾天讀來,發現原來也不賴。只要慢慢來,一情急一恍神,就亂了始終。想是人到中年,發現其實hea到盡到無可再hea。外面有更新奇刺激的事,只是我不想參與了。原來慢讀一本書,細嚼一些字,實在饒有趣味。

想起文學老師,他叫自己黃某人,想起他說的課,想起他說話語調輕佻,卻叫人心生歡喜。紅書開卷,人物關係圖,名字繁多但都是熟悉的,想都是他的功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