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是午後,我才披著晨褸到廚房找一點水喝。走廊零亂的鞋子歸了位,有盒子的都放入盒子裡。門後的一縷黑絲和塵,糾結了好幾個世紀,都沒有了。我看到廚房光潔明亮,昨晚的碗碟洗好了,垃圾桶清理好了,連牆上的茲磚也是刷過了的,醒醒目目的樣子。

現在晚上總不想關燈,怕是燈一滅了,我又沉淪在不著邊際的思緒裡面。我不快樂,躲在自己的世界默默流淚,卻連自己為什麼不快樂也說不出來,於是他就這樣來哄我。

我換了套衣服下來,靜靜地煮了一頓午飯。出去買了才料,今晚想留他的父母在家吃飯。今晚我想做咖哩。自從妹子和祖回家了後,我就做不出我們一起在瑞士吃過那個咖哩的味道。我想,今晚該可以的了。我實在沒有不快樂的資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