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小米公司有個小酒會,他每半小時就來一個短訊,說要回來了要回來了,著我一定要留他的飯,他定會回來和我吃的。

我總覺得花園的葡萄樹樹枝乾枯得像阿婆的小腿,卻年復一年地長滿累累的果實,然後又在深秋的風雨之後掉滿一地。春去秋來,從來沒有人分享她的甜蜜與哀愁。然後明年,又再來。

我原來沒想像中那樣堅強,也不是別人眼中那樣樂觀。滿滿的不在乎,都是出於無能為力。有些悲傷不能言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