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床單

他說換床單是重活,都不讓我幹。他說被袋要提得高高,要大力揚幾下,拍拍拍,被芯才會順,睡得才會舒適。他說那幾下激起的浪花,夠把我掩沒了去。怪可憐的。

其實我不知幾敏捷。

新床單總是有點粗糙,一橫一豎,紋理特別清𥇦。我說不如早點上床談談天,上天入地,我們每晚睡前都談談天。他說如果以前的女朋友在佳節以後才和他分手,如果他的西藏之行順利而愉快不用提早回家,如果他沒有被拎下一個人在陌生廣州,如果他不是覺得什麼也沒所謂了,就不會去搭陌生人的訕。說到這裡,果真是不信有神也不行了。

十一月的晚上總帶著細雨離離。我一直覺得有天我會因為他鼻鼾聲而和他離婚,但原來很多事情是可以學會去愛的,譬如這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