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inginnedag 2013

我確實是想回來過今年的女皇節(Queen’s day)的。我對他們皇室並沒有什麼感情,小米平素對政府皇室也很多意見,但今日,也好像可以摒除一切(自願的),齊心成就一件事,我總是覺得感動。這種團結所有的象黴形體,或者皇室,或者宗教,都是我們沒有的。

女皇節的傳統之一是跳蝨市集,大人小朋友人人都可以去擺檔,我其實年年都想試試,但年年都無膽去試。今年在家,開著電視,由頭看到尾。

1

2

Last night in Valencia

1

昨晚在華倫西亞,我才真正可以停一停看一看這個美麗的西班牙城市。八日之旅,由頭走到落尾,沒一刻敢停下。我本來想,回來定必要洋洋萬字,詳詳細細地記下他老豆如何每一天都可以令眾人不歡而散,這定必是一種天賦。八日行,沒有什麼帶回來,除了一腳十隻腳趾的水泡,和一身無限的累。

中午回到家,吃過杯麵,睡至天黑。一覺醒來,他老豆的天賦我已忘了一半,但綿綿不盡的累還在。人家去旅行是去充電,是去休息,我似是去了行了八日軍,擔了千擔泥。你說我後生打壞,我也只有認了。

P.S., 我唯一感激的是,我老公不似他老豆。不然,就真的大檸樂了。又,以往我常常有感,生仔似小米就大獲,有老婆就無阿媽。但這八天看來,也不盡是那樣。他是一直走在我身邊,他的手也沒離開過我,但他對眼和個心,都一直盯著或走在前面,或跟在後面的兩老,過馬路怕他們衝紅燈(他老豆常做,當正自己是未來戰士咁款),搭地鐵又怕他們落錯車。有一天,我們自己出城走一回,他就十五十六不知兩老有否迷路不懂回酒店。我並不是唔抵得,我其實是在晒命。

P.P.S., 這是我們每天回酒店的路,為了省車錢,我們一般都走路回去,大約走四十五分鐘到一小時(假如他老豆那一晚不信我們,堅持走自己認為對的路,那回酒店的腳程就得加倍)。西班牙人下午兩時多才吃午飯,之後四時左右餐廳多會休息,到晚上八時半左右才開門做晚市。他老豆去了八天還堅持要六時多吃晚飯,那行。市中心大把昆遊客的,十幾歐,三道菜,好似好抵的,其實給你吃垃圾的餐廳,一天開到晚,反正遊客很少回頭。或者快餐。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一般認為快餐是抵一點的,起碼真才實料。相片中間的那家pizzeria,是家小小的意大利餐廳。那是我們八天之中,吃得最好的一晚。如果說食物,我覺得我做得好吃一點,但我吃到尊重,對食才,對食客。我覺得西班牙人很尊重食才的,市場上,就算只是洋蔥薯仔,都擺放得很精緻。但那些昆遊客的食店,奉上半冷的無色無味豬肉時卻半點不帶感情。這店子很小,才有四張兩人枱,提供簡單意式家庭菜,七時半開門,只有我們一枱人。三道菜。前菜有三種,隨後是主菜,和甜點。每一道該冷的冷,該熱的熱,廚師親自送上,解釋菜單,他自己的little twists。這樣三道前菜,一道主菜和甜點,也只是十二歐。第二晚,我特地回去,等著時間,拍一張照。紀念這趟旅程唯一令人回味的體驗。

Spinach and potato frittata

聽說意大利媽媽很會持家,其實只是,清走雪櫃內想清走的食物,加個蛋,它叫做Frittata。

1

2

3

今次是全素的,加了幾粒薯仔(先去皮在滾鹽水中燙一陣,取出切片),炒好的洋蔥和韭蔥,加入菠菜和切薄片紅蘿蔔,放入焗盤內(人家的是,整個煎PAN放入焗爐,但我不肯定我的煎PAN可以入焗爐,所以換了盤子),灑一點芝士。180度,我焗了三十分鐘。明明都是煎蛋餅,加個洋化的名,就不同了。我怕太膩,所以做個酸汁。醬汁是洋蔥炒香,加入切細粒蕃茄和巴西利,少少鹽和楜椒,煮透,就得。

小米成日說,no meat no meal。今次他竟然說,都不想念肉了。我想是真的幾好吃了。

星期二的市集

下午兩三時,細雨濛濛,人不多,很好走。我們一直繞了個圈,在檔子之間,摸摸嗅嗅,指指點點。沿路分享阿媽教落的主婦智慧,菜怎樣才嫩,瓜如何會甜。很多見也沒見過的蔬果,慢慢定必要一一嚐盡。我常說,在這裡怎可能思鄉?我們家鄉的鮮,他們家鄉的辣,這裡總有一兩點,不管你從哪裡來。

買了一尾鱸魚,幾塊薑,少許芫茜,一把我們的長條菠菜(不是老外超市的baby spinach),和幾個黃梨子(還是心形的呢!味道是,紅的甜,黃的微酸,一樣多汁),才用了六歐。回家把魚蒸了,做了涼拌菠菜,煮了兩杯米的飯。

1

2

來到這裡,可以遇上朋友,還一起走,有談笑,有商量,有固定安樂。雖然沒有成就大業,也算是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