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一聲

黃昏收到細老2在澳洲給我寄來的明信片,他的字真是好鬼醜樣,他的英文只有一句才五個字但文法都是錯的。

1

我承認我對這個細老特別苛刻。細老1不是個現在社會認同的那類聰明人,但他誠實,他工作誠實,做人更誠實,過的是實事求是的日子。他也許不可能飛黃騰達,但誠實的人的人生總不會出什麼大的岔子吧。但細老2不同,他自細就受寵,為人計較,只管有小聰明,聲大大無貨賣。說到抵,就是不踏實。小時候,大舅父說細老2,他說這孩子,大好也大壞。我當時覺得這樣來點評一個小孩子也實在太不公平了,但我又真的一直都擔心著。

他去澳洲工作假期的事,我一度很反對。人家去工作假期,是去體驗,他是去逃避。他去讀書是逃避,今次去工作假期也是逃避。最後他都去了,還和我同一日起行,我回荷蘭,他飛南半球。最初時他也很殷勤,不時來電,或是短訊長訊的。後來結交了朋友,就把整個家也搬了過去。這邊的老母日盼夜盼也沒有一通電話,那邊他和新相識的朋友以家人相稱。你說我的火怎樣不起?那火也是有名有實的火。

這陣子,和阿花無意中討論起transformance的本質。她說都是一樣的,只是大小的scale不同,output也不同罷了。沒有人可以阻止另一個人變好的。是的。但我又想,這個叮一聲並不是無故發生,我麻麻地相信禪宗的頓悟。我是一塊頑石,慧根也有限,我所相信的是靠自身的經驗而來的,而我目前經歷過的世界和我可以想像的世界也就只有這麼大。我總覺得要有一個trigger,去引發這個叮一聲。我細個時想,如何可以令細老生性起來,我想不如我去自殺,這可能於他們來說是一個trigger不定,他們可能有望被叮。當然我也沒有去做。

細老2在澳洲著實是受了一點苦,有工作時忙碌,沒工作時擔憂。看他一直凹陷的臉頰便知曉,一樣是苦,這個不比哪個少。我以為,今次掂當了,他看來也知道世情了,不至於大徹大悟,也該學會適時收下把口了。點知無。就在我覺得,原來被叮都要有福氣的時候,我就收到他的明信片,他說在淘金的河裡淘到一兩點灰塵一樣大的金,想把luck分一點給我的說。

細老2的囂沒變,他的心可能也沒變。我突然想通了。沒有人可以阻止另一個人變好的,阿花如是說。但同時,也沒有人可以令一個變好的。阿花的transformance是由內到外,是自發的,叫做成長。我那種由外到內,靠triggers的,叫做壓力。

不瞞你說,我可真的是喜出淚來。

廣告

2 thoughts on “叮一聲

  1. 要改變一個人很難,因此我傾向改變自己。以前會妄想可以改變別人,例如:學生,後來發現只要自己做好,學生會跟著自己的步伐改變自己,那些沒改的,只是時候未到,或能影響他\她的人不是我,那我就不記掛著。

    1. 從前的志願都豪邁。我常常都不教書,課室的門窗關好,和他們說自己的事。我也是新移民,我也窮,我也住過板間房,我的父母也不相愛。他們有的問題,我都有。我不是想說自己現在特別成功,只是起碼那時我確是站在他們面前說了這些。

      我還是相信會改變的,只是很慢,或如你說,影響他們的不是我,那我也不用掛心。但要是回HK,從頭來過又去班房,我們的理想還會是一樣宏大。這點我們都改不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