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吃

你信不信,我為了可以吃到德國老麥的Mc Ribs,和Nuremberg那家韓國餐廳的飯,坐了六小時順風車?

1

味道是很像香港的將軍漢堡。德國的老麥,在醬汁方面是毫不吝嗇㗎吓!

2

是真的好滿足,好好食!小米從不愛泡菜,但去年我們去了首爾,現在他和我爭吃泡菜囉。

在Nuremberg外出食飯,比在荷蘭便宜很多。在德國的高速公路上,油站的EURO 95汽油,才1.639 歐一公升。在荷蘭,我這個爛鬼小鎮的小油站都要1.739歐一公升。如果汽油都可以打包,你說幾好?小米今早在德國開一個會,開完即時回家,為了吃,我昨天竟也跟著來,還見證了聞說是Nuremberg幾年來最大的雪。

3

4

5

更好的是,回家路上,一路暢通,沒塞車。

廣告

好風光

我覺得從重感冒中好起來,很靠個人意志。前天早上,我和自己說,我要好起來。於是我起床,換衫,梳洗,做大大份早餐,出去買了很多水果和蔬菜,煲了兩公升開水放在暖水樽內,放在身旁,還有一個杯,幾片檸檬。小米常說,頭痛是睡得不夠,抽筋是沒喝夠水,感冒就要吃多個橙。我去做了,還要一次過來。一天過後,我覺得感冒好了八成。

今早起來,確是醒神很多。這陣子,害病反而愛吃。又,因為買了小荷介紹的宜家刀,切菜好像不費吹灰之力一般,從心所欲(雖然兩次不留神切走了兩小片指甲)。不過重點還是,今個周一,我黃昏在做飯,抬起頭看出窗外,貓貓說的,那個尋常風景。我看到一條友,E起掤牙,向我揮手,走來。我還是頭一遭看到這風景,很是驚訝。於是,為了看多幾回,我每天黃昏同一個時候都站在那裡做飯,不時望出窗外,以防錯過了。

1

你說,這,是不是賞心悅目?

全世界感冒

全世界都感冒,在澳洲的細老感冒,在香港的阿媽感冒,在新加坡的妹子感冒,我也感冒。更甚的是,今個月投了注,等派彩,不能吃藥。人家有病無胃口,我有病不知幾好胃口,什麼也想食,特別是不該吃的,好似薯片。

又好想吃生冷的,好似壽司。吃不到壽司,也想吃個飯團!於是自己做了,肉鬆飯團做午餐,吃了這麼多,還覺得不夠……

1

清湯腩之味

第一次在這裡的超市,買到類像牛展的牛肉,實在太令人振奮了,我很喜歡肉之間的那些筋。以前有同學家開了茶餐廳,她說最出名是清湯腩。我沒吃過,牛腩一直都是應該濃味的,我也沒興趣試清湯的。今回我卻想試試做這種清湯腩。我用了一半雞湯(雞肉/骨,加西芹,紅蘿蔔,洋蔥,早一日做好),一半水,和兩片月桂葉,慢火炆煮出來的清湯腩,原來真的十分好吃。我沒有冬菜,只加了點菜浦,真的好吃。晚上做了清腩湯烏冬,第二天還有牛腩米。

1

2

傳統真好

阿花說,傳統始於創造。所以我,大年廿九,帶了兩老去飲茶,希望他們愛上,以後成了傳統。

1

從來都沒有像今年這樣,很想很想回香港,很想吃一口年糕。本來決定自己做,但最後什麼也沒做。兩個人,笑聲就是不多夠。小時候過年很靜,我們在香港沒幾個親人,有的也瞧不起我們窮,過年都不來。唯一要去拜年的,是我阿爺的姐姐那裡。她住上環,我們以前住荃灣,要坐地鐵,再轉叮叮。我從來都不知叮叮是怎樣運作的,每次都好像是隨便上一輛車就行。叮叮走得顛簸,又從來都滿人的,又熱,走上樓上又怕下車麻煩,走在前頭又怕阻人下車。有得選擇,我都盡量不坐叮叮。鄉下人都是這樣。自從阿爺的姐姐過了身後,連唯一要去拜年的地方都不用去了。我常覺得好悶,店子也沒開,街上影都無個。

我阿媽說,等我們大個了,都有家庭了,過年就有很多地方要去,就熱鬧。阿媽常說,兄弟姊妹要常聚首,你要做個好榜樣。我一直等著,等著我們都大個了的那個熱鬧新年。誰想到,大個之後,第一個走到無雷公咁遠的是我。我真的作了個榜樣,四兄弟姊妹,大個了後分別住在三個大陸四個國家。

很想有個全盒,下次回香港要置一個。傳統真好。妹子的福字,多年來未走。我常說她寫的福字,很幼不好看,但我也確是寫不多更好的來。

晚上小米媽煮,她做了個中式炒麵,沒味道但有誠意。我都好開心。

物理治療

終於我都去了看醫生,而他又極速地轉我到物理治療那裡去。

我第一次看物理治療,我以為是叫你做同一個動作十幾廿次就當作是了。他竟然要我除衫*。物理治療師從後推我的頸,他叫我RELAX。當時的情形就是好像有人打你劫,雙手從後鎖著你條頸。他說,你RELAX不了耶。你叫我怎樣RELAX?最後他都放棄了,做別的去。

我的頸和肩近個幾月來常常痛,早上痛到起不了床。所以阿婆如我一向倒屎咁早起床,近來常常九時十時才浦頭,不是瞓到自然醒咁爽,是要熱身才起到床。我本來以為是枕頭,所以我換了幾種,不行更壞。我又以為是天氣冷,我年紀大骨頭硬,但暖了天氣肩頸卻未見好轉。有一天我在網上看美容還是什麼不等洗的,有一個視窗彈出來說,忽視肩頸痛楚可以致癱,還好大個!號。嚇鬼。即時約醫生,一般要等三五天,她問我有無意外過,我說沒。於是即日就叫我見醫生,然後即時就是去物理治療那邊。

物理治療師說了很多原因,我其實我不知他說什麼,他又拿了副骨出來解畫。我說是是是,其實是什麼我都不知。我問,不理它是不是會癱。他說我痴線。叫我下周再去。

*可惜我除極都仲有。

Behind the scene

我其實很容易受朋友影響*,我看好的,如詠姿說,女人之間會傳播快樂。朋友做麵包,我看得手癢癢,很想做。我的缺點是等不了,所以我一般要即時來。平時我分享的,都是幕前的情況,其實我也有很多behind the scene的情況的。

1

我明明是想做腸仔包,不知為什麼都散開了。可能是腸仔受熱膨脹,所以撐開了麵團。反而亂來的花卷卻好像是成功了。

2

我做了十個大的,第一次處理這樣大的麵團,我的雙手今早還在酸軟中。我覺得那包子真的好吃,很鬆很軟,我用湯種法。麵團打甩了個半鐘,發了差不多兩小時。只是散開囉。昨晚做完吃了兩個,今早小米吃了大部分做早餐,我叫他盡量吃,不用留給我,最後他選了兩個最好看的留給我。

3

其實它們沒比醜樣的那幾個好味道。不過,這就是我老公。

*當然是選擇我想被影響的那些來影響自己啦。嘿!

晴朗周末

原來真的不怕的,一切都好正常。喪禮上,親友們還說笑,假如阿嫲等多個星期,就有蛋糕食。那天早上雨下很凶,冷得入骨。棺木出會堂的時候,雨停了,天空也慢慢放晴,雪都融掉了,世界又五光十色了。

我從前覺得,我阿媽點解要生咁多呢?人家獨生子女幾好呀,萬千寵愛在一身,要乜有乜。那天,我真心的發現,有兄弟姊妹多好,多好!小米媽十兄弟姊妹和另一半,來到的都來。米媽是最小的妹妹,她在我們眼中是阿媽,是什麼都知放在哪的阿媽,總之有咩事找她。但在兄弟們面前,她就是一個小妹,即使六十有多了,還是一個小妹。那個姐姐會幫她梳理走了位的頭髮,那個姐姐會看過她的衣領才讓她走,那個哥哥會來抱她一下。兄弟姊妹,小時候可以一起玩,大個時可以有商有量,到要死了都熱熱鬧鬧。而小米家,真是乜人都無。阿嫲家很多人來了,大多我們都不認識,他們見小米就說他像他爸。說到小米偏咀問哪裡像?

回家後,天氣好得難以置信。只有藍天。正是下午茶時間,我們決定去睡。睡得很好,很好,睡到夜媽媽找起來找吃的。

明明沒做什麼,卻累得可以。周末該還在回氣之時,米爸打來說,好無聊呀。十七年來的周末都去看阿嫲,沒空做別的。家陣有空了,才發現沒事可做。我說我做了個大蛋糕,正愁著沒人吃,順手送去,順便蹭個晚飯吃,還點了菜好讓他們下午去準備。於是我們臨時做蛋糕,找了這盒捨不得吃的蛋糕粉。很久以前在布拉格買的,包裝上的字,我們一個都看不懂。查了字典,找到用要的材料,就自由創作。

1

2

吃下去,好像薑餅蛋糕,實的的,一如布拉格的心,也是很實很實,有些什麼要吐不能吐的委屈。不知真的是不是都這個味呢?

小米父母第一次做的千層麵也無懈可擊,不過小米說,不好叫他們做第二次,因為他老豆做過一次成功,一定以為自己什麼都曉了,然後亂改食譜。他甚少老老實實做飯的,小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