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願放手

我都忘了多久沒有玩過麵粉。從前覺得麵粉實在神奇,加一點減一點,湊合湊合,就成了各種各樣的美食。昨晚又做個驢打滾,小米看著麵粉加水,他說只是麵粉水,怎可能有miracle。事實就是,麵粉就是miracle。

1

2

1

加個將就版的酸辣湯,就是我們今晚的晚餐。我沒有冬荀,和豬紅(或者鴨血),也沒多下木耳。木耳本來是健康之物,但它有薄血作用(中醫話),我家相公本身血已是太薄,少吃為好。我以為要加辣椒,家裡一直都缺。找資料時才知道,酸辣湯的酸,來自醋(我用黑醋),辣來自胡椒。家裡只有白胡椒,就將將就就成了還可以的酸辣湯。

很久沒有認真做食物。我很不喜歡半途而廢的感覺,所以我很少去開始做一件事。有些事可以完結,好像上一個課程,畫一張油畫,或者做一個蛋糕。有些事沒有完結,只有過程,但我也希望這些過程維持得越長越好。所以每一個開始,我也盡量是悉心熟慮,小心翼翼,希望站得穩腳,想落地而生根。於我來說,就是寫字,做飯和照相,是我永遠也不願意放棄的。

我曾經問過人怎樣才是自由。忘了是誰說,把自己建立的一切一次過推倒後就是自由。這是想想也覺得痛苦的事。過去可以推倒,或者隱藏,但從根本上,過去是沒可能被放棄的。每一次轉場,我也是因為在舊我之中找不到出路,想在新的地方找到多一點自己。然而每一次回想,總是覺得,從前的我,即使怎樣亂七八糟,也好像還是好一點。於是我,永遠都在一個不滿足的狀態當中。而眼下的糗況,也只好一直將就下去。

廣告

2 thoughts on “誰願放手

    1. 這些都是相對的概念。

      有得揀是相對好一點,但其實也很被動,看那些options是誰定的。

      我從前聽過一個分享,說在種族戰地裡,百姓東躲西藏,但總得要吃。派男人出去找吃的,很有可能被殺。派女人出去,就會被強姦。他們也叫做有得揀,男人或是女人,或是一起餓死。最後是派女人出去,因為It is just rape. JUST. 幾咁無奈。

      我想自由是一種態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