驢打滾兒

人要長肉,阻不了。

1

這點心我一直想做,叫做驢打滾。上回在香港,我和小米先在港島住兩星期,他天天工作,其他人也天天工作。日間只有我一個,在新開的大型書店,每天看一點,看完一遍《城南舊事》。裡面有篇「驢打滾兒」,宋媽和英子去找丫頭子,看到一種叫驢打滾兒的甜心。我唸著念著,好奇找來看看,好像很好吃的樣子,糯米和紅豆,都是最愛。昨晚失眠,一直想,就起來做了。

本想了一件事,補一點眠,卻又事與願違。前兩星期,晚晚睡得香,好比神仙過日子,這麼快又打回原形。

晚上小米回家前,我決定再做一小份驢打滾給他。一手揉麵團,細心鋪上薄薄紅豆茸,他不愛太甜,一心在想自己真是古往今來絕世好妻子,幾鬼淒美。然後把昨晚做海南雞留起來的湯,做了個和我們在韓國吃到的雞鍋十分相像的雞鍋。星期五該吃好一點。

從前twins在鄉下,我們在香港吃到件好的新奇的,歡喜之間總會冷不防一怔,若然twins也來一起吃該多好。現在日子愜意,見到美麗的風景,做上好吃的飯菜,總情不自禁,若然阿媽他們也一起來坐著吃該多好。即使面前山珍與海錯,沒有齊整家人提味,就是有點寡。

Have fun.

我平素不染指電子遊戲,一來自己手腳不協調,反應欠敏捷。二是,電子遊戲總令我想起,咱們一家最困難的日子,細老就沈溺在電子遊戲的虛擬世界當中不能自拔。我人生只入過一次遊戲機店,就是去揪他出來。他和一些青年坐在遊戲機前,雙手揮動,肩膊顫抖。那種電玩店,烏燈黑火,活像以前的大煙館。小學有兩位代課老師,我記得好清楚。他們不教書,只說故事。女的說鬼故事,繪影繪聲,嚇得我們一眾新移民雅雀無聲,那些鬼故事我現在還記憶猶新。另一個中年男人,說歷史故事,這當然沒有鬼故事有趣,我只記得他的髮都快掉光了,拳頭緊握,說,電子遊戲是日本人發明來迷惑世人的。我沒有意思深入評論,但這話讓當時的我悲憤莫名。是的,真的,我細老就是這樣。一直到小學畢業,我日盼夜盼,盼有老師生病或者生仔,但都盼不到他們再來。

1

朋友相約打機去,我本不甚了了,只打算坐下,看下。無奈要下海,噢,原來還可以。器具本無罪,就看倌如何利用。一起玩遊戲,不失是交友聯誼的好辦法。只是要have fun,還需要好多體力,笑也挺需要用力的。

早晨

這幾天,就是晚上八時多上床,早上五時起床,慢慢做早餐給小米,在晨光第一線之前已收拾妥當,然後想想,今天做啥好,想著不如去睡多一會,於是睡到午飯,之後起床,又細心做個午餐,然後走動一下,又回來小睡,晚上八時多又上床。

我自得其樂,把前世欠下來的睡眠債一氣清還,皮膚份外明艷照人。

這樣來開始一天,你怎麼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