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未給人算過命。我阿媽新潮,她不信命。我阿媽也保守,所以她連我們的出生時間都不說,怕我們隨意洩露出去。朋友隔空幫我開了個命盤,我們都興致盎然。大抵是……大抵是我差不多都忘了。只是在過程中,看到自己著實是在轉變當中。年輕的時候,看星座看生肖,當然先看自身。後來年紀長了,先要問的是丈夫可好。那天我衝口而出的是,孩子怎樣。儘管我還沒有孩子。

朋友說,我的命不好,但總是夠運。命盤有十二宮,每一個宮有主星和一些小星,它們的作用是啥我也弄不清。我發現自己事業宮和朋友宮皆無主星。無事業我都預了,但無朋友又好難接受喎。不是沒有,只是被動,朋友這麼說。像小朋友,玩埋堆。有些人坐著,也有大把別人來和他玩。有些人要主動遼人,才有人參他玩,或者都不參他玩。就像這麼,不到我話事。

所以嘛,不求了,都不求了。

廣告

有 “ 4 則迴響 ”

  1. 我有位大學同學, 勉強可算是天主教徒, 因為她會到教堂望彌撒(?!)
    但同時她又好"婆仔", 相信星座, 又會去算命 (或許是感情運欠佳吧…)
    間中會跟我說一大堆睇相佬說話

    家庭關係 (我家沒"倫常", 不會慶祝節日, 新年冬至做節都冇, 人家熱熱鬧鬧時我家都冷冷清清的), 我從不迷信, 對宗教也沒反應 (但年輕時曾經上了好幾年教會…跟同學仔返的, 玩多過信…慚愧!)

    活了這麼些年, 有時會想, 算一算命也無妨吧? 反正信則有不信則無
    可是我份人又唔係真係咁睇得開喎, 恐怕聽到自己命犯天煞孤星晚年悽慘就輾轉反側戚戚然…
    到現在, 連穿耳洞都未試過… 總覺得無啦啦喺身上開個洞好唔自然…
    我想, 我都係太細膽, 也太執著

    朋友嘛…唯有安慰自己貴精不貴多啦
    有時候, 在人群中會感到寂寞, 自己一個走在自然中卻舒暢無比…
    難怪小時候合群拿的是"丙"

    不過, 像你之前所說, 應該主動開聲吧?
    想關心別人, 跟別人說說話, 不要坐在那裡等, 先開口撩人吧!
    朋友就是這樣, 你撩吓我我撩吓你

    這樣就一輩子 : )

    1. 我也看不開,所以我只想聽好的,不好的不用說。

      放心,我現在沒有朋友的問題(住)。如你說,貴精不貴多,現在這把年紀,也不會為了識多個人而識多個人。我小時候的合群也拿”丙”的,我其實很喜歡和自己相處。

      近來我發現,有些識了多年的朋友,一直以為肝膽相照,突然覺得,原來大家一點都不同,那些不同是出聲也解決不了的,是foundamental的,是價值上的不同。從前我,一定是大力解釋,問到底,或者會一氣之下從此不相往來。現在我不會了,懂得開聲的時候,也要學會收聲。有些口頭上的勝利,不用爭。

      我也不會去哄來哄去,也沒有在等,做得好朋友的是命,做得好朋友後來又不相往來的更是命,對吧?生命之中,人來人往,現在於我來說,這些已不是一個問題了。

  2. 我想, 是不是過早地"化"了呢?
    我也傾向淡泊一點, 無論生活細節或待人處事。但是, 會否太淡了一點, 淡得讓難得的情誼在時間洪流中溜走呢?

    十年前的我跟現在的我有甚麼改變了呢? 十年後的我又會變的如何?

    不知道你討厭日本流行文化否, 我倒是傾向喜歡的, 但又不算熱衷。初中開始看日本漫畫、翻譯小說、日劇, 沒受影響是假的。我想我只接受了"光明"的那部分, 如珍惜食物, 與大自然共生, 對未來抱著天真與熱情……
    幸好。
    印象中他們很重視"幸福", 還很在意"長大"。不少流行曲題材都環繞"10年後的我", 對未來很有點憧憬那種。
    最近在youtube聽到一首歌叫 “letter song", 寫信給10年後的我, 想知道10年後自己有沒有得到幸福, 還是仍在跌跌碰碰。
    如現實中寫這樣的一封信, 很有點矯情。
    一聽那首歌, 就想起10年笨拙的自己, 10年後迷失的自己, 為了平庸和穩定的生活如何苦苦掙扎, 忘記曾經的理想……

    14:00, 午飯時間完結, 要草草結尾了。
    看, 這就是妥協。

    “懂得開聲的時候,也要學會收聲。有些口頭上的勝利,不用爭。"
    實在"不能同意更多"(香港討論區的人都喜歡這樣說……香港特色?!)

    人來人往, 月盈月缺, 聚散有時
    但就是因為有限和無常才可貴吧?

    1. 我不記得認識你有沒有十年。不過從前,我實在想像不到你說話這樣搞笑,以前總是覺得你有點陰森,好像有一大塊烏雲只在你頂上(或者我也是,所以我看到別人都一樣)。

      其實沒不可,我不知這叫不叫做看化了。我初中的時候,好成熟,很多同學都當我是姐姐,我不笑的。到中七,有個和我相處了這麼多年的女同學說,怎麼我越長越低B。到我大學的時候,我已算是十分低B了,我以為。怎知前幾天大學老友說,看回從前的相片,我從前真的太成熟了,over了,現在不就幾好嘛。所以,我深信自己是越來越好(美)。當然,閒時也懷念年輕的菱角,和年輕時獨有的愁,覺得那種生活有血有肉,有笑有淚。現在笑多,但人呢,就是不太懂得欣賞笑。我也是一樣。

      妥協不見得比抵抗容易。或者不要叫妥協,只是擁抱時序,到時到候,做該做的事。若然沒時限,我想你不會草草收尾,卻可能連這段小言也沒有。

      至於什麼是那該做的事,我們都有自己的答案。

      從前的日劇確是好看,有天我們在說,當年的卡通片,我還是未看,橙路和相聚一刻的結局。假如你有時候閒了,有套日本短劇叫,深夜食堂,短短的30來分鐘一集,關於食物和生活的故事。網上隨處都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