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未給人算過命。我阿媽新潮,她不信命。我阿媽也保守,所以她連我們的出生時間都不說,怕我們隨意洩露出去。朋友隔空幫我開了個命盤,我們都興致盎然。大抵是……大抵是我差不多都忘了。只是在過程中,看到自己著實是在轉變當中。年輕的時候,看星座看生肖,當然先看自身。後來年紀長了,先要問的是丈夫可好。那天我衝口而出的是,孩子怎樣。儘管我還沒有孩子。

朋友說,我的命不好,但總是夠運。命盤有十二宮,每一個宮有主星和一些小星,它們的作用是啥我也弄不清。我發現自己事業宮和朋友宮皆無主星。無事業我都預了,但無朋友又好難接受喎。不是沒有,只是被動,朋友這麼說。像小朋友,玩埋堆。有些人坐著,也有大把別人來和他玩。有些人要主動遼人,才有人參他玩,或者都不參他玩。就像這麼,不到我話事。

所以嘛,不求了,都不求了。

廣告

其實不是什麼大事

有沒有試過,一些旁人眼中微不足道甚至有點白痴的小事,卻深深地打動了你的心?

近來於我有二。一是,有天我和小米到超市,我們在凍櫃前拿了需要的東西,站在那兒討論點什麼。一個七八歲的男孩子朝我們面前走前,Sir,他開始說。我們回頭看,原來他和兩位差不多同年紀的小朋友,想拿取凍櫃最高那一層的東西,三個孩子踮起腳尖,互相扶持,還是碰不邊兒。Sir,他說。另外的兩位靜靜地站著看我們。小米幫他們拿了東西,他們連聲感謝,又蹦又跳地走了。

二是,方才做飯,同樣大約七八歲的小女孩按我家門鈴。我應門去,她給我這星期的免費雜誌,然後說了一些話,我聽不太懂。於是她害羞地笑了,等了一等,甩甩頭髮,說了幾個英文字。大約是,她每星期一和三會送雜誌來,我們的車子在門口正中,她沒位置走進來,怕夾硬來會弄花車身。我恍然大悟,道了個歉,答應往後會把車子泊在別的地方。星期一和星期三就行,她說。紅著臉地走了。

這個年紀的孩子,要開聲向陌生人討幫忙,還是言語不通那種,要按門鈴向陌生人表達你的小小訴求,需要幾多勇氣?生活中有著大大小小不同的困難,這些困難或者不大,無傷大雅,或者自己花點時間下點工夫也可以解決,但開個聲,開個聲路就易走很多。只是開聲,需要很多勇氣,不是嗎?開聲的勇氣,年紀越大,反而就越小了。這幾回我做了聽的那個,原來不麻煩,不為難,可以幫著別人,就是一點小事,於我來說也是一種blessing。所以,我也提自己,記得開聲。

孩子,從前我總是對這裡的孩子帶著很多偏見,我覺得他們自由太多,平衡太少,看著他們我總不期然有種hopeless的感覺。現在我,在慢慢改觀。我喜歡的孩子,面對困難時,不是躲在父母身後,或者放棄,而是自己去解決,例如開聲。

自家種的

夏天的水果很多,我最愛是無核青/紅葡萄,超市時有減價,我們家天天都有。我以為超市的已夠甜夠多汁,那天小米回家吃飯,飯後帶來了這堆,都是他父母自己種的。葡萄比市售的大顆,粒粒豐滿水潤如珠。青豆是每年必種的,也是本地人主要的疏菜之一,簡單切小段水滾放入鍋中煮至熟就可,我本來覺得好難吃,但近年也接受了,只要煮到剛好,還可以咬到一口新清,不好像本地人一般,煮至爛透就可。茄子是我點種的菜,小蕃茄也是。原來小米他媽,沒吃過茄子,這回當是孝順她老人家嚐鮮。

這些葡萄是有核的,我常嫌麻煩。有天超市買來的存貨吃光了後,就吃這些自家種的。噢!是另一個層次!自家種的,沒有市售的那樣結實,皮也有點厚,但果肉清甜而且更多汁。有陣時吃好的,還是要麻煩點的。

又或者因為它麻煩,所以好吃點。

外面的世界

和一班太太出城去吃壽司,午飯來說,是有點奢侈,但太太的中午比較閒嘛,唯有這樣。我來過這個海灘很多次,面對著北海,在海牙市內,聽說某一個位置,天氣好的時候,可能看到英國。但原來我來過這麼多次,都沒走過這段路,我一直以為這個北海,就是一個荒蕪的爛鬼沙灘。原來人,都在這邊。失禮。

朋友帶了孩子出來,和他們玩在當兒,吃的事,都忘了八九,事後想,蝕啊!我把口說自己不喜歡細路,但有一刻,我覺得自己或者會是個幾好的媽媽。第一次抱多明,他才五個月,我只知道坐好,動也不敢動。現在我好像已經懂得抱孩子(七八個月),好像也慢慢在學他們咿咿呀呀的語言,我好像已經不怕孩子了。但我也清楚,那是因為他是別人的孩子,我只管逗他那幾個小時,之後我功未成身也可以退。真正做了父母,就永無功成身退之日。我還未可以無私的把自己的時間和自由分享給一個新生命。

是日突然冷了下來,由前天三十有六,掉了二十,始料不及。不能出去吹風,孩子能,我們一眾女子也不能。只隔著琉璃窗看,外面好像很好玩,外面的溫度好像很宜人啊。外面的世界。

the B.

最後,我們都抵不著熱風,出了街。山長水又遠的,駕了個多小時車,去買這個B。無他的,只有車子才有冷氣。在高速公路上,我看到路邊的電子溫度計有40這兩個數字。

但為什麼要買B,我問小米。他說,B for Books。

又恨到添!

回來後一直都涼,十五六度的仲夏,常常嘆,夏天不在這地方。終於,恨到啦。這幾天,三十來度,今天更上更三十四。朋友都說,感覺很熟悉,很香港,很有生命力。只是我們家,沒有冷氣機,風扇也沒,這幾天,就靠修為,和西瓜過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