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

八號風還未下,我看到樓下巴士站已有人在等車上班去。八號風維持不了整天,打工仔總會埋怨,又要冒雨擠人去上班。一早我看新聞,訪問路上的人。大叔說,人地十號風都返工個啲,做左十幾個鐘,好淒涼㗎喇,我哋都係時候回去頂更喇。唔辛苦,他補充說。

一整個打風天,就這樣被light up起來。阿叔確係掂。

陪小米出門,一起吃了午飯。坐叮叮到銅鑼灣,強風剛過,滿地都是落葉,但商場門全開,店員笑容已掛。這就是香港。我是一心想去吃冷麵的,但小米想吃點熱的,我們就去了最愛的韓國餐館。在香港的日子,都知道那裡平日午餐最抵吃,但我們都得工作,從沒機會一試。後來回香港,換了個主婦身份,可以平日去吃抵食午餐了,但小米總不能一起。今回,謝過風了。

回家,阿媽做了日本人,左藤右藤。她剛好今天放假,要趁時收拾,又要到街市買菜打邊爐,到西餅店,想及時給我買個月餅帶回荷蘭,但月餅沒這麼早出籠,所以帶來了冰皮。妹子見到包裝,咦一聲,接過,雙眼發光,好像兒時一樣,或者比兒時更討喜。我差點忘了,她原本對著電腦一直在按的,是億億上落的數字。

在家,何止千日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