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定三生

原來,我們和國家主席差不多同一時間到香港,怪不得一進入港島區,就塞車塞到暈了。司機嬸嬸的脾氣比司機叔叔們都要大,一路來都在埋怨,什麼都錯。我也很想下車,我平素也不暈車的,但假如司機一直在耳旁咦咦哦哦,又罵又唉,我的五臟六腑就開始糾纏,開始想作嘔,是真的。而且,女人認路,總是差一點。

在灣仔峽道的一家小小服務式住宅安頓下來,我們到了銅鑼灣曾經最愛的上海餐廳吃飯。那裡的花茶,小米好懷念。他說很多侍應都是熟悉的面孔,好像回了家一樣。從前,我們就住在這三分鐘腳程的伊利沙白大廈,對面海看到Panasonic那大樓就是了,平台可以看到煙花,我們住在B座。小米說,合上眼也懂得走到廿一樓去。

為什麼說是曾經最愛?因為今晚一吃,發現貴得驚人。食住俱得花萬金,難怪很多香江人,都神經兮兮的。

之後在街上逛,颱風打到來。小米到銀行取點錢。就在那裡,我碰到綺玲。前兩天,她說她想我,想得要命了。這叫做緣定三生,還是發緊夢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