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遠方突然來

我們中一開學前已認識,就在迎新日被安排在同一組,之後一直沒有同班過。中五以後,我們往不同的學校升學。中七以後,聽人說,她去了荷蘭。有陣時,閒來無事,我在亞洲東南那一小點叫香江的地方,茫無頭緒地遙想那個在半個地球以外歐洲大陸聽說就來沉沒的荷蘭,那裡的人喝過子母奶,臉上都留個白色的唇印。

那時候我們沒有交換電郵,沒有面書,也沒有ICQ和MSN,只有那個也不會打去的家居電話,卻在冥冥之中連繫了。後來我知道自己快要去荷蘭,我跟人說,我在那裡已有個朋友了。我來到了才知道,她所在的荷蘭,不是歐洲大陸這個又冷又濕就來沉沒的國家,是荷屬加勒比海東北部的聖馬丁島(Saint Maarten/Saint Martin)。那裡不盛產子母奶健康之吻,卻是陽光海灘風光明媚,還說,多靚仔。

中六七那一別,竟是十年。這十年間我們也沒說過幾句話,只在不同途徑收到對方零星的一點消息,湊合湊合,彼此這十年來的生活景況也就完完整整了。有人說,好朋友即使不常見面,但對彼此卻從未質疑。前晚我己睡了,突然有個來歷不明的電話,三聲尖叫,她就來了。所以我們一見面,前戲也省了,就直入高潮,不亦樂乎。

我心裡感激,身邊的朋友都似乎是這個樣子的。一見又如故,並沒有因為時間或者地域而產生嫌隙。彷彿中間並沒有空白,我們一直都連繫著。我知道各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際遇,朋友於我如水,淡淡的,卻可以滋養萬物。我們都知道,大家此際安好,也肯定,生活怎樣磨人也沒法磨去我們在彼此心中的位置。我想是信念,簡單,堅固如金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