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也夠弄人的

在我還年輕的時候,左手拉著我所有的十公斤行李,從九千公里外的香江,跟著他跑來這個地冷人更冷的地方,為了和他一起。如今我不再年輕了,我的腰線也沒有了,而他呢,卻時常往香江飛去了。昨晚一個人,靜靜躺在床上,雨在屋外打著,滴滴答答。深宵朝他搖了通電話,他的聲音吵啞,想沒睡了多久,說這時間打來真好,說三天後就回來。我的淚潸然,心痛他,也心痛自己。我實在不想這樣一個人了。

我左手還是拉著你呢,他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