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ittle Dress

近來做什麼,常想起從前。

我一直知道婚照的價值不是今天,我估是十年後,最快。所以即使我明知拍了也是流放床下底,我也堅持找好的攝影師。沒想到,這陣子我已時常在翻。好像那個仲夏的太陽餘溫還在,剛剪過的草香隱隱約約,好像還有泥土的濕潤,就沾了在裙尾上,當然鞋子吃腳的痛才真正是永誌難忘,和房子十五六人爭厠所的戰況一樣猶新。然後萬物都為我們屏息,靜聽那個太細聲卻肯定的YES,繚繞於宇宙之間。

還不夠兩年,這就是婚照的意義。我還是很討厭自己化的妝和弄的髮型,還是覺得很多不足。

來多次好嘛?嗯……Thanks but no thanks。

我常把裙子拿出來透透氣,像紅酒,越見醇厚,又如情。那時我還說,第時要把裙子借給老友,又要借給妹子拍照,更要留給女兒作嫁衣。今晚又看,撞鬼。好好一條裙子被剪到的的色色的也怪可憐的啊。天底下哪還有人穿得下這小得不人道的裙子?那個人果真是我?

明日天地,只恐怕認不出自己。大概是這樣。

(Pics by my sister, Lee)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