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周三

我住的這個小區,在本地一般人的眼中不算是十分平靜,但相對於香江,這裡的日常,近乎是死寂。每星期三,政府來收垃圾,一星期是一般家居的,一星期是收花園有機廢物。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一星期之中的等待,是較為特別的一天(因為若然忘了,你家的垃圾要在家留多兩星期!)。垃圾桶每個都有編號,我們會在前一晚拉到附近的兩個泊車位上,第二早大約十時多十一時不等,垃圾車乘著動感節拍音樂而來。車上的年輕人都是光著手,拉著車後的柱還是什麼,就這樣站著,隨車而來,我常為他們掐一把冷汗。然後一個飛身跳下車,著地無聲,他們的前生很有可能是貓,或有九條命。當他們的音樂在這小區響起,我便覺得隔著冷靜的牆和窗,有上百對的眼睛屏息靜氣,對他們全身檢視,裡裡外外,無一掛漏。這小區,連澎湃也是冷靜的。或在驚訝他們驕健敏捷的身手,或對他們的音樂嗤之以鼻。流言是非是這種寧靜生活的必需,細細碎碎的,卻最為真切。我為什麼都知道?因為我一直留意著他們煙囪飄出來的白煙。

垃圾車走了,一個個垃圾桶整齊排放在那兩個泊車位上。然後,直到那個音樂的影子也確定沒有了。一個人從冷靜的牆和窗內走出來,我常覺得小街寂靜得可憐,那個人的反應之快,我肯定他是一直在窺視著小街的情況的。他走到那兩個泊車位上,挑自家的垃圾桶拉回家去。垃圾桶和地面磨察的聲音咯咯,解放了群眾。又另一個人探出來。看到了吧,他們都一直在窺看著大家的情況的。

今個黃昏不寧靜,也不是星期三。前後有三輪警車駛到我們家門前。我們在吃飯,小米坐在對窗的位置,每一次有車來,他的頭就往上探一次。我說你們啊,就是大驚小怪。又,來多一輛響著鐘的救護車,這下可大新聞了。開始時還好好的,一來是吃飯的時間,二來還是靜觀別人的行動才決定自己的好點。孩子們做前鋒,都跑了出來,學著警察們拉手槍,當然當時警察們並沒有拉手槍。然後大人都出來了,聚了在一家的門前,談著天氣,瞄著案發現場。年輕的都在拍照,和打鬧說笑。那是我們隔幾家之外的鄰居,小米在洗米的時候聽到她在街上大聲的說,他還不肯放過我,於是一瞬間就來了過三輛警車和一輛救護車。騷動了半小時,救護車先走,幾個警員也上車離去,最後一輛警車帶著一個人也走了。人們也就失望地各自回家,都在說,唉,這天氣真是糟啊。

(今天在路上,看到對面行車線停了一架直升機(!),今天是什麼day?原來有意外,整條高速路關閉了四小時,幸好無人傷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