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ture

著實開始不好天了,我其實不討厭下雨,也不害怕雷聲,我只是受不了那種不著邊際的陰霾,那是一種欲哭不哭,不生不死,不明也不白的份量。心情也開始有點壞,就是不能平靜。

簡單,修練。

廣告

一人餐

今晚小米回外家,我一個人要吃點更好的。

反正我減了一個月肥都瘦不了一公斤,真正是飲水也長肉,把心一橫做了腊腸飯加這些。我從不喝酒的,但這啤酒酒精低,檸檬味,來自波蘭(多謝K!),喝下去,想是同一種秘密,一陣清涼的歡愉。

這樣以毒攻毒,說不定得米呢!

待用

天灰灰,時晴時暗,沒所謂,風流了整個星期,是時候來點回吐。這些時候,儲起待用的微笑回憶,輕易讓一室回春。

(Photos by K)

另,我發現了新的修圖方法,我本來見到這麼多字就頭痛,不過一步步來,有圖耶,就像做食物看食譜一樣,原來好易。只是把兩張照片整合,很多人都會,我卻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了半天。有人不屑修過的照片,我覺得沒所謂。倫倫說得好,修圖是給了一個再創造的機會。多好呀這個詞,再創造,還有機會,都是我們需要的。

My Day

不時檢查天氣預告,見面時問及天氣情況,朋友間聚會討論天氣,幾乎是這個國家的national habit。而大多數的結論都是,You never know。讓群眾興奮莫名的溫度,就連政府也改道交通配合往海灘湧去的人群。整個國家,喜氣洋洋,一下子萬物醒綻,生機勃勃。

預告說,下星期有些日子只有九度。你說,不活在當下點得呢?

(All pics by Siu Mai)

慶祝好天氣

天氣實在好得不能再好,於是我也和本地人一起興奮起來,要安排一些活動,要出去,要讓身體每一個細胞盡情吸滿維他命D。我的虎背熊腰,粗臂肉臀,還有豬腩肉也解放出來傲視同齊。這麼high為什麼?就為了好天氣囉。

假如想念遠方的朋友來,就要讓他們知道。

可以救近火的他們,也要好好的愛。

我通通,以心惜之。

Good Morning

怎麼我覺得一點都不good?

下午我又在樹影婆娑,夏風颯颯的時候打起瞌睡來。平素我會忍著,怕晚上又要眼光光等天光,現在都不管了,我只想睡一個好覺,睡得像初生嬰兒那樣香,睡得可以置身一切人聲鼎沸的事外。我期待醒來的時候所有暧昧不明都會煙消雲散。

我就這樣迷迷糊糊了一個時辰,好像也沒睡著,又好像有,好像造了一個關於精探的夢,又好像聽到有人按門鈴。於是原本暧昧的更加暧昧,原本不明的越是不明。

晚空多美

今天我決定,閒下來,做一些別的事。有陣時,整天埋在同一堆事情當中,就會變得混沌,麻木,也變得狹窄,最後可能是厭惡。以前讀翻譯的朋友說,翻譯可以十分可惡,可以萬分沉悶,要做好工作,要懂得放下。行開一下,完全放下一會兒,做些不相關的事,才有可能找到新的視覺。

不過也不好放下太久就是了,不然拾不起來耶。

初夏的溫度

二十有八。

和雪碧去走了一個下午,吃了一個豐富的午飯,談的都是了無邊際,輕鬆自如。我決定把心思放在真實的生活裡,每一天,每一個身邊的人,實實在在的,去把他們好好的看。令人不快的事,令人懊惱的人,不要看,不要想,慢慢的他們再沒能力撩撥我的心。

我說燒烤好嘛。她突然回頭看我,雙手緊握,喊叫大好,眼波盪漾一如小河碧漣,化成了初夏二十八度的一抹微風。

哈囉,細佬!

這是一個過程我不算十分享受,但事後卻是感激無盡的經驗。不是因為相片比想像中好,是因為我在當中又再一次更了解自己。好像看電影裡的甜在心饅頭一樣,做的人倘若心不開,饅頭就會酸。最初我的所有情緒都滲到相片中,後來一晚靜思,又得K和B君開解,我才知道,原來我很多支持。我的心開了,我看到的世界又明亮起來。

P.S., 零晨三時多我爬入房,才發現小米一直把床頭燈亮著了,在等我。